大奉打更人

作者:卖报小郎君

这个世界,有儒;有道;有佛;有妖;有术士。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,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,三日后流放边陲.....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,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。 ...... 多年后,许七安回首前尘,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,以及累累白骨。 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是非成败转头空。 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:

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

设置字体大小:
  淡漠无情的双眼显化后,清气随后勾勒出身形轮廓,突然狂风扫来,衣袍霍然招展,一位两袖飘飘的儒士形象,便出现在许平峰等人眼前。

  儒圣英魂重临世间,可怕的威压铺天盖地的降临,如山崩,如海啸,如天倾。

  由于距离太近,三人一兽相当于直面了儒圣的注视。

  白帝四肢不受控制的颤抖,它像是完全退化成兽类,弓背匍匐,龇牙咧嘴,喉中发出示威般的低吼。

  许平峰和黑莲一退再退,二品境的他们,不敢在此刻逞强。

  伽罗树菩萨依仗金刚法相的豪横,以及不动明王法相的防御,作为一品境中最抗揍的存在,他宛如礁石一般,抗住了海浪的冲击。

  儒圣英魂成型,监正眉心裂开一道口子,鲜血长流。

  肉身开始滑向崩溃的深渊,这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。

  他一步跨出,手中刻刀递出,首先刺向的是伽罗树菩萨。

  身后的儒圣英魂,做出同步的动作,仿佛是监正最坚实的靠山。。

  伽罗树菩萨巍然不动,袈裟烈烈鼓舞,浑身肌肉膨胀,皮肤下一条条粗壮的青筋凸显。

  他虽然没动,但身后的金刚法相迈步向前,挡在了伽罗树菩萨身前。

  刻刀不疾不徐的刺来,似乎不怕敌人逃跑。

  金刚法相十二双手臂朝前合拢,二十四只手掌做出合掌的动作,将监正和刻刀夹在掌心中。

  而不动明王法相,结印盘坐,于金刚法相身后,凝成一道圆形气罩,将伽罗树菩萨罩在其中。

  突然,金刚法相的十二双手臂开始颤抖,似是抵挡不住刻刀的突进。

  “轰!”

  金刚法相脑后火环膨胀,腾起刺目的火焰。

  颤抖的十二双手臂重新稳住。

  但在下一刻,先是二十四只巨掌皲裂,接着是手臂,身躯..........以防御和战力著称的金刚法相寸寸崩溃。

  法相崩溃溢散出的能量,朝着四面八方肆虐,冲散了下方的云海,露出苍茫大地。

  监正握着刻刀,依旧不疾不徐的刺向了不动明王法相鼓起的护罩。

  嗡!

  淡金色的气罩与刻刀交接处,溅射出扭曲混乱的能量。

  一道白光无声无息的靠近监正,从背后偷袭。

  白帝蔚蓝色的竖瞳中,只剩下野兽般的疯狂,再无半点灵性。

  它压住了自己的灵性,凸显出神魔之血根植在骨子里的疯狂,以此抵消儒圣的威压。

  疯狂的神魔后裔是不会恐惧的。

  另外,虽然灵性遭受压制,无法再使用法术,但这并不会削弱它的战力。神魔后裔的体魄,比武夫只强不弱,近战搏杀能力极其可怕。

  监正抬起左手,“啪”的弹击儒冠,缓缓道:

  “退去五百里。”

  獠牙张开,做扑击状的白帝,在即将接触到监正的刹那,突兀消失,好像从未存在过。

  这当然不是监正学会了儒家的言出法随,而是以儒冠的力量施展儒家法术。

  不过,没有相同体系的高品修士掌控,儒冠能发挥的威力有限,且白帝品级极高,监正无法借助儒冠的力量对它进行直接性的攻击。

  因为那注定无法威胁到白帝。

  但儒家的特点本能就不在攻击,而是“花里胡哨”四个字。

  暂时将白帝踢出战场后,监正手持刻刀,又超强迈出一步。

  不动明王法相撑起的气罩,夸张的瘪了下去。

  这不是不动明王不够强,恰恰相反,能在儒圣英魂的加持下,坚持到现在,伽罗树菩萨号称超品之下,防御最强,实至名归。

  远处的许平峰打开锦囊,抓出一架巨大的火炮,高九尺,炮管长一丈,通体由玄铁铸造,表面刻着密密麻麻的阵纹。

  身为二品的他,无法近距离直面儒圣的威压,好在术士最喜欢的就是远程攻击。

  一枚枚阵纹相继亮点,铭刻其上的阵法开始吸收周遭的灵力,黑黝黝的炮口凝聚出一道拳头大小的、不断往内坍塌的炽白光团。

  以阵法撬动天地之力,是术士最拿手的绝活。

  “轰!”

  坍塌到极点,便是爆发,炮口喷射出炽白的光柱。

  眼见光柱就要射中监正,一道清光缭绕的阵法,突然横挡在弹道前方。

  能重创三品武夫的炮击撞在阵法上,宛如泥牛入海,消失无踪。

  下一秒,许平峰身后的虚空里,射出炽白的光柱,将他吞没。

  监正用传送阵法,把炮击还给了他。

  嗡!

  监正身侧的虚空一颤,又一道光柱激射而出,要糊他一脸。

  许平峰没有被身后袭来的光柱吞没,他复刻了监正的手段,还治了监正的以其人之术还治其人之身。

  就这样,白光在师徒俩之间不断出现、消失、出现、又消失。

  直到监正把它传送给远处的黑莲道长,没有武夫危机预感的黑莲猝不及防,只能现出道门的不灭阳神,将炮击生生撕碎。

  这时,不动明王法相终于支撑不住,儒圣刻刀刺破气罩,在不动明王法相分崩离析的能量风暴里,刻刀点在伽罗树菩萨额头。

  青光一闪。

  噗!伽罗树菩萨头颅炸裂,骨块、血肉飞溅。

  他八尺高的身躯瞬间松弛,无力的仰面到下,朝着苍茫大地直坠而下。

  与此同时,监正的胸口爆出血雾,儒圣的力量在摧毁着他的肉身。

  监正没有顾忌身体的状态,也没有攻击许平峰和黑莲,而是转身,刺出了刻刀。

  一道白影与他错身而过。

  白影化作白帝,狼狈的翻滚着,像是被一脚踢飞的野狗,过程中血水洒落。

  许平峰抬手一托,圆形阵法托起白帝,为它卸去冲击力。

  “呜,呜呜........”

  白帝蔚蓝的凶睛充斥着疯狂之色,它的腹部划开一道深深的伤口,几乎被开膛破肚,大肠垂挂而下。

  但它嘴里咬着一颗心脏,监正的心脏。

  白帝头颅微仰,嚼都不嚼,把心脏吞入腹中,几秒后,他凶睛里的疯狂退去,灵性滋长,恢复了理智。

  白帝表情明显愣了一下,似乎没料到自己会提前恢复理智。

  略作沉吟后,明白了什么,望着监正的目光充满了贪婪。

  监正缓缓低头,看着胸口的大洞,里面缺失了心脏。

  趁他病要他命.........黑莲眼里射出凶光,阳神当即分裂成四等分,四尊阳神的模样有不同。

  一具漆黑如墨,头发像是舞动的水草,周身缭绕着水灵之力化成的轻纱薄雾;一具通体赤红,眉心刻着火焰印记,头发是熊熊燃烧的火焰。

  一具仿佛有气流组成,不太稳定,身躯时而倾斜,时而拉长,随时都会化作狂风而去。

  一具浑身覆盖石甲,体格魁梧,荡漾出一圈圈的土黄色涟漪。

  道门“地风水火”四大法相。

  二品渡劫期修的便是这四大法相,到二品大圆满后,四大法相融合为一,然后迎来天劫。

  扛过天劫,法相与肉身完美契合,便能成就陆地神仙位格。

  黑莲原本早该二品大圆满,奈何金莲离体而去,让他成了“残缺之身”,不仅渡劫无望,连战力都下滑一个层次。

  四大法相没有灵智,全靠黑莲操纵,可视作傀儡,并不惧怕儒圣威压。

  监正挂在腰间的储物袋里,主动飞出一枚瓷瓶,木塞弹开,一粒黄澄澄的丹丸飞入口中。

  刹那间,他胸口血肉蠕动,心脏再生。

  术士虽然没有武夫的自愈能力,但术士能氪,生死人肉白骨的丹药随身携带。

  静待时机........黑莲默默召回法相,选择观望。

  “你果然是守门人!”

  白帝笑了起来,它腹部的伤口无法愈合,刻刀的力量侵蚀着它的生机。

  反观监正,服用丹药后,就像濒死之人续了一口气,短暂的回到巅峰。

  “不准动!”

  监正抬手,弹动儒冠。

  这一次,儒圣的虚影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。

  白帝身躯一沉,僵在原地。

  监正往前跨出一步,朴实无华的刺出儒圣刻刀,就像刚才对付伽罗树那样。

  兹兹兹,白帝头顶的犄角,一根跳动电弧,一根凝聚黑色光团。

  雷电和水灵在犄角之间交汇,凝成一颗内核漆黑,外层裹着电光的能量团。

  儒圣刻刀刺来的瞬间,白帝竭尽全力,恢复了身体的部分掌控权,头颅一昂,犄角迎让刻刀。

  炽烈得光芒爆发,一道道粗壮的电蛇像鞭子一样乱舞。

  水灵之力则如决堤的大坝,朝四面八方冲涌。

  儒圣刻刀层层递进,突破两股能量风暴的冲击,刺入白帝的头颅。

  “吼……”

  它发出来凄厉的咆哮。

  纵使是神魔后裔,也无法抵抗儒圣英魂。

  眼见白帝就要步伽罗树后尘之际,西方,突然升起了一轮烈日。

  ……

  ps:求月票!

看网友对 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