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

作者:卖报小郎君

这个世界,有儒;有道;有佛;有妖;有术士。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,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,三日后流放边陲.....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,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。 ...... 多年后,许七安回首前尘,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,以及累累白骨。 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是非成败转头空。 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:

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唤术

设置字体大小:
  姬玄在青州战场可谓一战扬名,先后以暴力摧毁东陵、郭县两城,让大奉守军直接溃散。

  云州军三线作战,松山县和宛平县的战事都不太顺利,唯有姬玄率领的部队势如破竹,压制了当时青州守军中,唯一拥有三品术士的军队。

  这件事对大奉军来说,毫无疑问是一个巨大打击。

  对于这位新崛起的年轻强者,谁不忌惮?甚至有人把姬玄和许七安做比较,因为两人都是年轻一代的超凡武夫。

  因此,在认出单骑兵临城下的是姬玄后,城头的守军一下精神紧绷起来,紧张、慌乱、惶恐等情绪翻涌不息。

  他想干什么?

  单人破城吗?

  谁,谁能拦住他?

  一个个念头在青州守军心里闪过,带来紧张和惶恐,以及一丝丝的绝望。

  “开炮!”

  城头,一名将领喝道。

  但炮兵脸色发白,神情紧绷,像是没有听到。

  并非他有意抗命,而是过于紧张,全神贯注之下,忽略了身边的动静。

  那位将领一脚踢开炮兵,正要亲自上阵,却见姬玄停了下来,没有继续突进。。

  姬玄勒住马缰,眺望城头,淡淡道:

  “杨恭何在?让他出来见我。”

  语气平淡,声音却能清晰的传入每一位守军耳中。

  原青州都指挥使周密,按住刀柄,站在女墙边,沉声道:

  “有话便说!”

  姬玄抽出腰间的小刀,拿在手里把玩,眼里仿佛没有周密:

  “你没资格与我说话。”

  周密好歹是原青州都指挥使,权力最大的三把交椅之一,何曾被人这般侮辱。

  好在为官多年,武夫的桀骜性子打磨了不少,深吸一口,扭头对副将说:

  “去请杨布政使。”

  不管怎么样,对方既然没有立刻攻城,那总归是好事,且听他怎么说。

  副将忌惮无比的看一眼远处的姬玄,领命而去。

  俄顷,穿绯袍的杨恭登上城头。

  “杨布政使........”周密迎了上去,传音道:

  “云州叛军大规模集结,兵临城下,今日恐怕凶多吉少。”

  失去监正牵制云州超凡强者,浔州如何抵抗叛军的蚕食?

  周密之所以选择传音,是不想动摇军心,尽管守军们的士气本来就不高。

  杨恭脸色凝重的颔首,走至女墙边,沉声道:

  “本官杨恭。”

  姬玄这才停止把玩短刀,扫过城头众守军,高声道:

  “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。

  “云州使团进京议和,遭逢许七安和长公主这对狗男女政变,此二人狼狈为奸,颠覆皇权,将我云州使团下狱。尔等身为大奉士卒,不知清君侧便罢了,我云州皇族的威严却是不容冒犯。”

  他停顿一下,目光在城头一阵搜索,道:

  “许七安堂弟许新年身在浔州,速速交出此人,本将军可放尔等一马。否则,今日便踏平浔州,叫尔等化作灰灰。”

  说完,姬玄手里的短刀,爆发出冲天的刀芒,他把短刀一撩,弧形刀光呼啸而出,在地面犁出一道深深的沟壑,然后“砰”的一声斩在城墙上。

  咔擦咔擦........坚固的城墙崩裂出蛛网般的裂缝,城头守军同时感觉脚下一晃。

  何等嚣张!

  守军中的将领又惧又怒,可偏偏又拿人家没有办法。

  对方嚣张不假,强大也是真的。

  能对付超凡武夫的只有超凡武夫。

  将领们尚且能怒,普通士卒连愤怒都情绪都不敢有,一个个心里发毛,脊背涌起寒意。

  就这一刀之威,如果是砍在城头,砍在他们身上,十条命也没了。多少人都不够这个可怕的年轻人屠戮。

  “这小子如今口气这么狂妄了。”

  苗有方握紧刀柄,咬牙切齿道:

  “当初在雍州城,许银锣一个人打的他们屁滚尿流,现在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。”

  苗有方和姬玄是有仇的。

  当初龙气还在身时,他被姬玄一伙人从青州追杀到雍州,而后在青楼中被抓。

  若非后来遇到许银锣,他苗有方哪来的今日?

  许新年猫着腰,低着头,不给姬玄看到自己,脸色凝重:

  “你也知道是当初,现在这个姬玄也是超凡武夫了。”

  莫桑哼道:

  “我阿爹能一只手打垮他。”

  后方,云州军阵营中,葛文宣握着一只单筒望远镜,审视着城头守军的状况,忍不住失笑:

  “姬玄公子真是一战成名了。

  “一人一骑,吓的大奉守军噤若寒蝉,想来打下中原,在史书上添这么一笔,青史留名啊。”

  各军团的高级将领,手上皆有一枚单筒望远镜,密切的注视着浔州城墙。

  劈出一刀后,姬玄徐徐扫过城头,见无人应答,失笑道:

  “怎么?女人当皇帝之后,你们也成娘们了?”

  “休想!许银锣义薄云天,有功于社稷,有功于百姓,我等便是战死,也不叫你如愿。”

  城头,一名将领大声喝道。

  姬玄二话不说,手腕一抖,短刀呼啸而去。

  那名将领修为不弱,提前察觉到危机,朝侧方一扑。

  “轰!”

  那片城头直接炸出一道缺口,碎石四溅。

  那将领避开了这可怕的一刀,但被余波震成重伤,倒地不起。

  “不识抬举的,可以再站出来。”姬远咄咄逼人。

  大奉守军敢怒不敢言,憋屈的握紧兵器,咬紧牙关。

  见守军始终不愿配合,姬玄面无表情的抽出了佩刀,俊朗的面容挂起冷笑:

  “看来是不愿接受本将军一片好意,那今日,姬玄就一人破城,给你们的女皇帝一份登基贺礼。”

  若非考虑到可能一不小心,像捏虫子一样捏死许新年,他岂会浪费口舌。

  伴随着长刀出鞘,超凡武夫的威压释放,如海潮,如山崩,降临在城头每一位守卒心头。

  让普通守军如临末日,失去抗争勇气。

  杨恭刚要施展儒家法术,鼓足“军心”,助守军摆脱三品武夫的威压。

  就在城头将士满心恐惧之际。

  突然,天空云层汹涌,疾速变化,凝成一张巨大的脸,俯瞰浔州,俯瞰渺小如蝼蚁的姬玄。

  “区区三品,也敢大言不惭!”

  低沉且威严的声音,从九天之上传来。

  云层凝聚而成的脸,在场的守军里不少人都认识。

  ——大奉银锣许七安。

  .............

  青州城。

  提刑按察使司两街之外的酒楼,楚元缜站在窗边,俯瞰着行人不是太多的主干道。

  “我当年游历青州时,此地繁花似锦,百姓安居乐业。没想到短短几年时间,竟已萧条至此。”楚元缜捏着酒杯,感慨不已。

  青州城会变成这样,一半灾情一半战乱。

  其实青州城还算好的,云州军攻占此城后,只搜刮过一次百姓的钱财,此后便没有再行劫掠之事。

  而是拿出从百姓手里抢来的钱粮,赈济百姓,取之于民用之于民,还能收获一波感恩戴德。

  李灵素问道:

  “杨兄,黑莲还在衙门内?”

  楚元缜朝侧退了一步,让出位置。

  杨千幻迈步到窗边,背对众人,帷帽下的双眼亮起清光,仔细凝视一番后,闭上眼睛,两行热泪滚滚。

  “还在!”

  四品术士之身,观看二品强者的气数,难免要受些反噬。

  杨千幻会失明半刻钟。

  他们很幸运,潜伏青州不久,就发现云州叛军在大规模集结,准备进攻雍州。

  而黑莲身在提刑按察使司,没有随军出征。

  这就给了天地会一个抓落单的机会。

  天地会成员在提刑按察使司附近的客栈住了下来,暂且按兵不动,等待许七安的消息。

  如果许平峰和伽罗树出现在雍州,那么他们立刻出击,围杀黑莲。

  反之,则继续潜伏,或者取消计划。

  但金莲道长认为后者可能性不大,因为云州军是许平峰的基本盘,他不可能不随军出征,否则一旦遇到许七安或大奉其他超凡强者。

  大军说覆灭就覆灭。

  相反,伽罗树和许平峰随军出征,实力稍弱的黑莲留在青州镇压后方的分配才是正常合理的。

  “还有一点要注意,白帝不知去了何处。”坐在桌边的阿苏罗提醒道。

  “青州城没有一品。”背对众人的杨千幻淡淡道。

  “监正被封印后,白帝再也没有出现。”金莲道长补充一句。

  他曾暗中入梦过几位云州军的将领,惊讶的发现,打下青州后,他们就再没见过白帝。

  正说着,众人一阵心悸,默契的掏出地书碎片,看见了许七安的传书:

  【三:动手!】

  ............

  “许银锣,是许银锣!”

  “我见过许银锣,是他没错。”

  城头,大奉守军昂起头,望着天空中那张白云凝聚而成的脸,惊喜的叫起来。

  “真的是许银锣吗?”

  “他娘的,你们可别骗人!”

  没见过许七安真容的将士,急迫又忐忑的追问。

  “是他,不会错的。除了许银锣,咱们还有谁这么厉害?”

  “也是.........许银锣终于来了,终于来了。”

  议论声在城头各处响起,喜悦洋溢于每一位将士脸上,取代了之前的紧张和绝望。

  就像狼群有了首领,孤军有了依靠。

  颓废低迷的士气荡然无存。

  许银锣出现在战场上,他们便放心了,就算是战死,也不会觉得没有意义。

  杨恭无声的吐出一口浊气,嗯,他的学生来了。

  苗有方如释重负,激动的双眼发红:

  “他来了,我就知道他一定会来。”

  说着,苗有方抽出长刀,高高举起,咆哮道:

  “誓死追随许银锣,保卫浔州,保卫雍州。”

  他一带头,立刻引来连锁效应,城头的将士纷纷抽刀、举矛,高呼:

  “誓死追随许银锣。”

  “保卫浔州。”

  “保卫雍州。”

  许新年环顾周遭,心驰神荡,喃喃道:

  “这就是大哥如今在大奉声望,独一无二的声望。”

  在一片山呼海啸的喊声里,许七安冲破云层,如陨星般直坠大地。

  轰!

  大地猛的塌陷出深坑,五里之外的云州军清晰的感受到了震感。

  这个时候,姬玄早已退去百余丈,留下一匹战马被当场震死,七窍流血。

  这时,云州军这方忽生异象,两尊高大巍峨的法相凸显。

  左侧的法相身高六丈,犹如黄金铸造,肌肉虬结,背后十二双手臂呈扇形张开,脑后燃烧着灼热的火环。

  它仿佛是力量和火焰的化身,甫一出现,高空的温度便急剧上升,进入炎炎盛夏。膨胀的威压伴随着气浪,席卷四方。

  右侧是一尊盘腿而坐的淡金色法相,低头垂眸,双手合十。它象征着山岳般的厚重,在它周围,空间凝固,一丝一毫的风都没有。

  两尊法相之间,立着一尊魁梧高大的菩萨,冷漠的俯瞰。

  另一边,白衣术士的身影旋即浮现,脚踏圆阵,白衣胜雪。

  圆阵缓缓旋转,雷电、风、火、水、土、金、木等力量簇拥着他,围绕着他,气势威严强沛。

  白衣术士仿佛是看不惯许七安的嚣狂,特意为了压制他一般。

  姬玄在前,伽罗树菩萨在左,许平峰在右,互成犄角之势,与孑然一人的许七安对峙。

  城头守军的喊声夏然而止,远处的两尊法相,让他们灵魂战栗。

  “等你很久了!”

  姬玄咧嘴,笑道:

  “听说你扶持一个女子登基称帝,不少人说你是穷途末路,负隅顽抗,我觉得也是。

  “监正给你留了后手,该用的就用吧,省的到时候伽罗树菩萨和国师出手,你连用得机会都没有。”

  对他而言,本次攻城是来杀人和抓人的,把许七安的堂弟握在手心,便不怕他不交换人质。

  对国师来说,则是一次引蛇出洞的试探,想来国师也想知道,到底是什么样的底气,让许七安敢这般孤注一掷。

  这时,一道清光从许七安后方腾起,化作孙玄机白衣飘飘的身影。

  身高、容貌、气质皆平平无奇的孙师兄,深深看了一眼伽罗树和许平峰,忽然声色俱厉的咆哮一声:

  “来!”

  抬脚,重重一踏!

  传送阵法骤然辐射开来,清光之中,一道人影显化,满头白发如雪,身穿布衣,负手而立,傲然道:

  “武林盟,寇阳州!”

  又一道人影显化于阵法中,身穿羽衣,头戴莲花冠,眉心一点朱砂,容貌倾国倾城,手里拎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。

  “人宗,洛玉衡!”

  虽然是来站场的。

  第三道人影显化,头戴亚圣儒冠,穿儒衫,一手负背,一手置于小腹,笑道:

  “儒家,赵守!”

  一道又一道人影显化,被传送阵法召来。

  “金锣杨砚。”

  “姜律中。”

  “张开泰。”

  “陈婴。”

  “曹青阳。”

  “萧月奴。”

  “戴宗。”

  “乔翁。”

  “傅菁门。”

  “........”

  近三十名四品出现在阵中,有魏渊旧部,有武林盟的帮主门主,有怀庆笼络招安来的高手。

  他们站在超凡强者身后,超凡强者站在许七安身后。

  许七安鬓角飞扬,两袖飘飘,一字一句道:

  “奉女帝之命,清剿叛军!

  “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!”

  浔州城头,自青州失守后,便顶着巨大压力的将士们,瞬间热泪盈满眼眶。

  谁说大奉无人?

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唤术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