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

作者:卖报小郎君

这个世界,有儒;有道;有佛;有妖;有术士。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,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,三日后流放边陲.....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,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。 ...... 多年后,许七安回首前尘,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,以及累累白骨。 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是非成败转头空。 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:

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剑斩破

设置字体大小:
  某间潮湿阴冷的牢房里,赤莲缓缓站起身,一边提起裤子,一边审视着刚被蹂躏过的年轻女子,满意的说道:

  “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千金,确实嫩。”

  那女子蜷缩在地,眼神空洞,白嫩的肌肤遍布淤痕。

  赤莲说完,扭头看向身后排起长队的地宗弟子们,嘿了一声:

  “瞧把你们急的,行了,随你们折腾吧,记得留一命,来日方长。”

  穿着道衣的弟子们也跟着“嘿嘿”笑了起来,满脸阴邪:

  “多谢赤莲师叔,多谢赤莲师叔。

  “我们一定会好好疼爱小美人。”

  赤莲道长整理衣冠,不去看被弟子们围住的女子,走出了地牢。

  地宗张扬人性中的恶念,但不同的人,侧重点也不同。

  赤莲道长以**为主,喜欢奸淫良家,并享受她们的绝望和哀求,反倒对杀戮和酷刑不热衷。

  赤莲道长穿过廊道,来到狱卒们休息的房间,招来一位弟子,问道:

  “近日可有物色到姿容出彩的女子?”

  弟子冷笑道:

  “有那么几个.........”

  当即把手底下弟子挑中的美人逐一禀告给赤莲道长,比如某某的妻子,某某的女儿.........

  “只是他们都已臣服,投效云州军,不方便明着抢他们的女人。”

  赤莲道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:

  “几个女人而已,他们懂得怎么取舍,若不识抬举,便把他们全家关进地牢。。地牢里每天都在死人,总得补充新人嘛。

  “要么把妻女送进来,要么一起进来看贫道怎么玩弄他们的女眷。”

  说着说着,他眼里的**愈发炽烈,似乎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。

  至于云州军方面,赤莲根本不担心,谁敢为了区区几个小人物,与地宗叫板?

  真当道首这样的二品强者是吃素的?

  便是那许平峰,也会睁只眼闭只眼,因为他拉拢地宗必须要付出的代价。

  那弟子听完,顿时红光满面,狰笑道:

  “弟子早就看中一个小美人了,今日就带回来,让赤莲师叔享用。”

  当然,赤莲师叔享用后,就轮到他们来享用了。

  赤莲道长“嗯”一声,端起茶盏正要再喝一口,突然察觉到眼前的弟子,双眸瞬间空洞,而后毫无征兆的抽出背在身后的剑,朝自己胸口刺来。

  同一时间,手里滚烫的茶水自行泼出,浇在他脸上。

  领口、腰带、纷纷叛变,前者骤然收紧,试图勒死他。后者散开,将他捆在椅子上,束缚行动。

  桌上的茶盏翻飞而起,贴在赤莲道长胸口,准确的接住了弟子刺来的剑。

  道门七品——食气!

  能操纵身边一切物品,化为己用,比武夫的以气御物更加精妙。

  挡住弟子的袭击后,赤莲道长头顶浮现一颗乌光灿灿的“金丹”,乌光照射之下,叛变的衣服纷纷失去灵性。

  尽管地宗妖道已经堕落,但金丹本身的能力并没有改变,甚至比道门正统金丹要强,因为它还附带一定的堕落之力。

  赤莲道长掌心按在弟子胸口,轻轻发力,“砰”的一声,那名弟子撞在墙壁上,昏死过去。

  这时,两道虚幻的人影穿墙而入,分别是身穿道衣的俊美年轻人;穿轻甲负猩红披风的妙龄女子。

  天宗卧龙雏凤!

  这是他们的元婴。

  闯入房间后,李妙真和李灵素同时张嘴,吐出两颗金灿灿的金丹,以玉石俱焚之势撞向赤莲的“金丹”。

  轰!

  混乱的精神力席卷整个地牢,震的外头的犯人、地宗弟子意识错乱。

  赤莲道长元神受到震荡,短暂眩晕。

  就在此时,墙壁再次“轰隆”一声,一道覆盖金光的身影撞破墙壁闯入房间。

  趁着赤莲元神震荡之际,恒远大师快速贴身,一拳打在丹田,一拳打在胸口,一拳打在面门,赤莲道长的肉身瞬间爆裂,鲜血和肉块溅满墙壁。

  对于武僧和武夫来说,只要能近身,其他体系的同阶高手就是纸老虎,不堪一击。

  赤莲道长的元婴遁出,顾不上愤怒,张嘴发出无声的尖叫。

  黏稠漆黑的元婴之力将房间填满,腐蚀着在场的三位四品高手。

  趁着李灵素李妙真和恒远对抗堕落之力的腐蚀,赤莲道长拔空而起,欲冲出地牢。

  逃离此处,他就安全了。

  外头有黑莲道首,有一众同门。

  “咻!”

  突然,一道雪亮的剑光从恒远撞塌的墙洞中射来,明明是有实体的剑,却把虚幻的元婴钉在墙上。

  人宗心剑,心斩灵魂!

  赤莲道长脸色狰狞的嘶吼中,元婴寸寸消融,灰飞烟灭。

  所有的不甘和愤怒,夏然而止。

  一名四品强者,不到十息,便被格杀当场。

  解决完赤莲,李妙真语速极快,道:

  “恒远大师,你负责清场,地牢里的所有地宗妖道,一个不留。”

  宛如一尊金身的恒远双手合十,念诵佛号:

  “一个不留!”

  他没有表情的转身,离开房间,走向潮湿的廊道。

  金刚怒目!

  地牢之外,提刑按察使司。

  一道道绚彩斑斓的功德之力降临,凝成金莲道长的身影。

  “黑莲,到我们清算的时候了。”金莲道长高声道。

  衙门深处,漆黑污浊的气息升腾而起,于空中化作一朵绽放的黑莲,莲台中央,站着一位流淌着漆黑黏稠液体的人形。

  整个提刑按察使司,便被绚彩斑驳的功德之力,和污秽浑浊的堕落之力填满,两道气界彼此抗拒,泾渭分明。

  他有何一双赤红如血的眼睛,森然的俯视着不远处的金莲:

  “金莲,就凭你,还有天地会里的几条小杂鱼?”

  话音落下,两股对抗的气界之上,出现一道魁梧高大的身形。

  他屈指点在眉心,语气低沉道:

  “还有我!”

  嗤~脑后炽烈的火环燃起,金漆瞬间覆盖全身,可怕的气息铺天盖地的笼罩。

  “佛门金刚?”

  黑莲注意力顿时被他吸引。

  “不!”阿苏罗再次敲打眉心,脑后火环收敛,一轮绚丽光轮亮起,他嘴角一挑:

  “是罗汉!”

  “不可能!”

  黑莲气息剧烈波动,发出难以置信的咆哮。

  ..........

  浔州城外!

  寇阳州吐出一口刀气,融于浩浩荡荡的刀群中,刹那间,每一把刀都被赋予了可怕的力量,它们彼此呼应,彼此融合,浑然一体。

  刀群滚动,呈螺旋状“刺”向伽罗树菩萨。

  而在螺旋的中心,是一把雪亮的长剑,洛玉衡的心剑!

  洛玉衡的选择,充分展现出她的智慧。

  想真实有效的对伽罗树造成伤害,武夫的手段很有限,心剑对这位菩萨的杀伤力,甚至要超过监正的攻击。

  元神领域里,道门和巫师才是主宰。

  洛玉衡或许没有监正强大,但对元神的打击,监正也不如她,这是体系不同所造成的差距。

  伽罗树菩萨立于空中,双手结印,身后的不动明王法相,也随之结印。

  不动明王法相唯一的弊端是,施展法术时,本体必须保持不动。

  嗡!

  空间褶皱瞬间被抚平,伽罗树菩萨身周三十丈范围,变成一潭死水,连一丝风都没有。

  无形无质的空间,化作最坚不可摧的牢笼。

  叮叮叮........螺旋状的刀阵击撞在凝固的虚空中,溅起刺目的火星,一把把刀折断,铁片宛如暴雨,朝四面八方溅射。

  双方的将士屏息凝神的望着这一幕,大气不敢喘。

  能亲眼目睹如此神迹,是他们的造化。

  另外,这场攻与防的较量结果,直接关于到双方的士气。

  寇阳州再次吐出一口刀气,附加于刀阵,并掌如刀,朝前迈出一步,递出掌刀。

  刀阵瞬间加快翻滚速度,犹如电钻,硬生生的钻破凝固的空间,朝前挺进了三尺。

  叮叮叮!

  “钻头”与空间壁垒交界出,亮起灼灼的红光,那是一把把红如烙铁的刀。

  它们继而碎成灼热的铁块,抛向空中,溅在地面。

  老匹夫已是面目狰狞,脸颊肌肉抖动,额角青筋暴起,掌刀微微发抖。

  老夫斩不破金刚法相,斩不破不动明王,但若是连区区一道法术壁垒都破不开,便白瞎了六百年的修为..........寇阳州身躯宛如瓷器,寸寸开裂,鲜血长流。

  他的气势却层层拔高,前所未有的强盛!

  “开!”

  刀阵像是陷入狂暴,不顾一切的冲击着空间壁垒。

  六尺,一丈,三丈,十丈,二十丈,三十丈.........坚不可摧的空间壁垒破碎,周遭的气流像是堵塞许久的积水,疯狂涌入其中,掀起一阵强风。

  叮叮叮!

  剩余的刀劈砍在不动明王法相上,只能击撞起可怜的火星。

  但真正的杀招,紧随而至。

  那柄融入了洛玉衡阳神的铁剑,刺在了不动明王眉心。

  “叮!”

  铁剑翻转着冲天抛飞,洛玉衡阳神震出铁剑。

  伽罗树菩萨不怒自威的双眼,出现一刹那的空洞,进入短暂的晕眩。

  他身后的不动明王法相,僵硬不动。

  恰在此时,蓄力已久的许七安,斩出了人生中最巅峰的一剑。

  这一剑,融入了各种法术,以大奉第一神器镇国剑为载体,目标是金刚法相。

  天地间,黄澄澄的剑光一闪而逝,下一刻,便贴在了金刚法相的胸口。

  金刚法相的十二双手臂做合握姿态,但它不像“不动明王”法相一般,能禁锢空间。

  因此无法抵御“玉碎”无法躲避,不可阻拦的特性。

  轰!

  此方天地瞬间沸腾,五行之力紊乱,空间剧烈震荡,濒临崩溃。

  城头的守军纷纷低头匍匐,借助城墙抵挡肆虐的灵力乱流,远处的云州军则陷入混乱,人仰马翻,阵型不稳。

  好在他们虽然没有城墙作为掩护,但距离够远,不然就是神仙打架殃及池鱼。

  “呼,呼.........”

  许七安拄着剑,大口喘息。

  前方半空中,伽罗树菩萨寂然而立,不动明王法相毫发无损,但金刚法相胸膛遍布裂痕,镇国剑独有的特性,让他无法短时间内修补金刚法相。

  裂痕持续扩大,金刚法相一寸寸崩解,化作碎光消散。

  “咔擦......”

  许七安胸口裂开蛛网般的缝隙。

  玉碎把力量返还给他了。

  二品武夫强大的自愈力修补着伤口,眨眼间便恢复如初,除了力量耗损,导致体力下滑,没有任何后遗症。

  “吼!”

  浔州城头,数千名守军齐齐狂吼。

  强大的自信在每一位守军心里滋生,场中拄剑而立的青衣身影,便如不可撼动的镇国之柱。

  至此,监正陨落,青州失守的阴云,彻底在众守军心里烟消云散。

  他们重燃了胜利的信念。

  蛊族要是有如此强大的领袖,整个南疆都是他们的.........城头,一部分蛊族战士看到崇敬的望着那道背影,没来由的嫉妒起周围的大奉士卒。

  由于蛊神力量有限,且无法直接吸收,蛊族高手也无法像蛊兽一样,直接容纳蛊神之力,这大大遏制了超凡的诞生。

  蛊族几乎很少有二品强者,一品更是没有希望。

  三品的首领虽能稳步诞生,却时常死于极渊里爬出来的超凡蛊兽。

  像许七安这样的人物,蛊族历史上并不多见。

  相比起气势如虹的浔州守军,远处的云州军陷入沉默。

  姬玄怔怔的望着许七安,脑海里反复闪过一个念头:

  无法匹敌!

  他因为这个不争的事实,心里涌起滔天的妒火和愤怒。

  “我九死一生才晋升三品,费尽心机,借助战乱凝成血丹,将修为推到三品中期,再想精进,血丹效果已然不大..........即使做到了这一步,依旧无法追赶他的脚步,凭什么,凭什么!?”

  愤怒和嫉妒险些摧毁他的理智。

  此战之前,他以为自己已经距离许七安很近,姓许的体内有封魔钉,修为无法寸进,而自己一路晋升,此消彼长之下,曾经可望不可及的敌人,早已没有了优势。

  直到现在,见到了那让人战栗的一剑,斩破金刚法相的一剑。

  姬玄再次体会到了无力感,雍州城外的那种无力感。

  场内唯一没有被情绪左右的是许平峰,他脚下的圆阵,毫无征兆的扩散。

  在许七安、洛玉衡和寇阳州消耗剧烈,双方将士回味刚才战斗之际,与青铜法器配套的阵法,迅速扩散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双方超凡强者笼罩在内。

 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青铜圆盘表层浮现清光构建的传送阵,下一刻,传送阵吞噬了圆盘,把它送到数十里外得高空。

  孙玄机嗤笑一声。

  许七安缓缓勾起嘴角:

  “许平峰,想复刻对付监正的手法对付我们?

  “你的智慧让人失望。”

  监正再怎么强大,也是孤身一人,手段有限。

  而他们里,有武夫,有道门,有术士,有儒家,还有准三品的七绝蛊。

  手段之花里胡哨,岂是区区监正能比?

  即使他们任何一人都会被监正吊打,但数量是可以弥补质量的,各大体系各有特点,彼此配合,绝对比一个监正要难对付。

  许平峰看着长子嘲笑的目光,嘴角终于抽动了一下。

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剑斩破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