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

作者:卖报小郎君

这个世界,有儒;有道;有佛;有妖;有术士。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,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,三日后流放边陲.....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,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。 ...... 多年后,许七安回首前尘,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,以及累累白骨。 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是非成败转头空。 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:

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章 了结因果,净化罪孽(6000)

设置字体大小:
  许平峰没有多看长子,脚下清光闪烁,带着他向高空传送。

  初代监正留下的法器是重中之重,它不但能自成天地,屏蔽众生之力,同时具备不可占卜,不可窥探的权柄。

  正因为这个权柄,才瞒过了监正老师对未来窥探,让他看到“错误”的画面,以为当初那一战,胜利的是他。

  能对付天命师的,只有天命师。

  现在,监正已经被封印,但许七安继承了众生之力,且“不可占卜、不可窥探”的权柄,对付其他体系的高手同样有效,比如——巫师!

  比如,天蛊!

  许七安见状,双腿一屈,在地面“轰”的坍塌里,以超音速窜向高空,欲争夺青铜圆盘。

  身后的一众超凡中,羽衣翻飞的洛玉衡念头最纯粹,条件反射般的追上去,不让许七安脱离自己能照拂的范围之外。

  然后是姬玄、孙玄机、寇阳州、伽罗树和赵守。

  他们彼此防备着对方的超凡高手不讲武德,对付各自的军队。

  等在场的超凡相继离开,戚广伯望向浔州城头,深吸一口气,高声道:

  “擂鼓!攻城!”

  云州军这段时间也没闲着,笼络了不少江湖人士,其中不乏雄踞一方的江湖大势力。

  毕竟之前云州军的优势那么大,愿意投靠的江湖势力、游侠,不在少数。。

  甚至有一些通缉犯,主动跑青州来投靠,渴望捞取功勋,从四处躲避的通缉犯,成为手握实权的人物。

  鼓声中,云州军整齐划一的方阵缓缓推进,大盾在前,火炮、车弩在后,接着是抬着各种攻城器械的步兵,骑兵压阵。

  咚咚咚!

  浔州城头,鼓声打作。

  杨砚等四品早已攀上城头,各自镇守一段城墙。

  大概很少有这样一座城墙,拥有如此多的四品高手镇守。

  有了许七安方才振奋人心的一刀,再有这些四品高手加入,城头守军望着密密麻麻而来的云州军,非但不紧张恐惧,反而摩拳擦掌,充满战意。

  许银锣一剑斩出大奉风采,我们又岂会贪生怕死?

  ............

  高空中,许七安穿透云海,看见了正在收取青铜圆盘的许平峰。

  御风状态下,武夫速度再快,也快不过能传送的术士。

  无法使用阴影跳跃拉近距离...........他随意一扫,看见许平峰的影子被扭曲到极远处的云层上。

  脚底气机“轰”的一炸,宛如高性能推进器,快速再快一分,同时,他把身体的掌控权交给了神殊大师。

  “回头是岸!”

  许七安口中吐出神殊的声音。

  许平峰身躯一僵,半转过身来,但旋即硬生生的扼制住转身的冲动。

  这个时候,许七安已经从不远处的阴影里抽出身形,他没有攻击随时能传送的许平峰,而是扑向了青铜圆盘,试图夺取它。

  就在许七安即将触摸到青铜圆盘时,他和圆盘之间,出现一道圆阵!

  传送术!

  如果被传送术笼罩,他也许会被送到远离战场的某处。

  这会给许平峰和伽罗树制造绝佳的反扑机会,专心对付寇阳州和洛玉衡等超凡。

  “叮!”

  剑光呼啸而来,激撞在许七安腰部,对于化劲武夫来说,这样的力量足够利用,在毫厘之间退出传送术的范围。

  许七安借助飞剑的力量,让自己朝一侧翻飞,洛玉衡的铁剑代替了许七安,承受被传送的命运。

  许平峰如愿以偿的收取青铜圆盘,让它化作巴掌大小,收入怀中。

  这时,他看见翻飞中的长子,握住镇国剑的剑柄,做出拔剑状。

  下一刻,黄澄澄的剑光一闪而逝。

  许平峰瞳孔微缩,知道这是许七安的“意”,无法阻拦,无法躲避,因为这是他赌上命的一刀,伤害会同步反馈到自身。

  二品术士的体魄,做不到无视超凡武夫斩出的蓄力一击。

  当是时,许平峰身后浮现“不动明王”法相,凝固了这方空间。

  黄澄澄的剑光在许平峰三尺处现形,继而缓缓熄灭,连爆炸都做不到。

  伽罗树菩萨的身影,于许平峰身后浮现。

  接着,姬玄御风而来,与许平峰和伽罗树站在一起。

  另一边,寇阳州、孙玄机、赵守相继冲上云海。

  伽罗树菩萨即使暂时无法施展金刚法相,但本身也相当于弱化版的一品武夫,再有不动明王加持,所有人一起上,估计也只能落得刮痧的下场..........许七安扫过己方超凡,继而看向许平峰三人,心里快速分析、权衡。

  没准伽罗树菩萨还会舒服的喊一声:

  许师傅,不要刮了!

  所以对付伽罗树,只能牵制,不用想着打垮他,监正都做不到的事,我们也不行。而且这场战斗本身就是拖延时间,让阿苏罗斩杀坐镇青州的黑莲.........许七安迅速做出决定,采用田忌赛马的对策。

  他传音给众人:

  “院长,你与我一起缠住伽罗树;寇前辈去斩姬玄;孙师兄和国师对付许平峰。”

  寇阳州好歹是二品,能压着姬玄打,甚至杀了他。

  而洛玉衡和孙玄机对付不以高爆发著称的二品术士,既能有效牵制,也不至于让国师耗损太大,导致体内业火失衡。

  至于他和院长牵制伽罗树,虽然伽罗树没了金刚法相,但好歹也是一品,一般情况来说,即使两名二品武夫都无法对抗他。

  但儒家不一样,儒家是最强辅助,且有亚圣儒冠的力量加持,完全可以一试。

  赵守等人略一思量,认同了许七安的安排。

  “寇前辈,借你一件神兵。”

  许七安胸口微光闪烁,太平刀破“镜”而出,不情不愿的把自己送到老匹夫手里。

  寇阳州接过太平刀,刀气绽破云海,他愣了一下,似是没想到这把神兵如此犀利,欣喜的赞道:

  “好刀!”

  虽然武夫号称肉身便是最强兵器,但也看手里的是什么。

  只论坚固程度,二品境的武夫肉身已经堪比大部分绝世神兵,但法宝的特性,是武夫肉身不具备的。

  比如镇国剑能让伤口无法自愈的剑气灼烧。

  太平刀目前还无法与镇国剑相比,不过,在龙气中滋养多日,它能增幅寇阳州的刀意,让老匹夫的攻击力更上一层。

  另一边,伽罗树沉吟道:

  “许七安的实力有些不对劲。”

  太强了,出乎意料的强。

  许平峰默然片刻,似是想到了什么,脸色微变:

  “你感应一下,他体内的封魔钉还在不在。”

  伽罗树菩萨双眼各自浮现一个金色“卍”字,审视着许七安片刻,本就严肃的脸庞,变的愈发凝重:

  “他体内没有封魔钉!”

  如果对方身体里还有封魔钉,他的秘法会照见,但是没有。

  许平峰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:

  “他晋升二品了,谁替他拔的封魔钉。”

  伽罗树菩萨垂眉片刻,眉毛微动,一字一句道:

  “阿苏罗..........”

  佛门中,能拔除封魔钉的人物,就那么几个,屈指可数。

  结合南疆战事失利,很容易就能推导出问题出在谁身上。

  但伽罗树菩萨没明白阿苏罗是如何避开佛法问心的。

  许平峰眉头深深皱起。

  阿苏罗与许七安结盟了?如此一来,佛门肯定没有这位修罗王幼子的容身之所,可他既已归入大奉阵营,为何此时不现身?

  他在干嘛?

  还有什么目的?

  电光火石间,这位当世超一流的棋手便已猜到许七安的真实目的。

  “黑莲,他们真正的目标是黑莲。”

  许平峰沉声道:

  “伽罗树,护住云州大军,我回一趟青州。”

  说话间,脚下传送阵亮起。

  “此地禁止传送!”

  赵守弹动亚圣儒冠,施展儒家言出法随之力,修改了此方天地规则。

  他没有直接把“伤害”作用在敌人身上,也没有把牛皮吹的太大,只是限制了传送,甚至没有限制其他阵法。

  这样做的好处是,言出法随的力量维持时间会很长。

  没有了传送术,术士就失去了引以为傲的机动性,无法脱离战场了。

  “赵守!”许平峰第一次露出无比震怒之色,沉沉低吼一声:

  “他日入主中原,我必断你儒家传承!”

  赵守面带微笑:

  “诚彼娘之悦尔。”

  ...........

  提刑按察使司。

  察觉到敌人来犯,地宗的莲花道士们纷纷破屋而出,但旋即被阿苏罗滔天的气焰压了回去。

  “佛门要与我地宗为敌?”

  黑莲站在莲台上,愤怒的质问。

  阿苏罗毫不废话,右拳亮起绚丽光芒,握住了“杀贼果位”的力量,隔空一拳轰出。

  这时,提刑按察使司各处庭院中,提前布置好的阵法逐一亮起。

  此处是地宗新的据点,许平峰当然不会没有布置,早已在衙门中设下大阵。

  西边冲起锐利的金灵,南边火光冲天,北边是沉沉翻涌的水灵,东边则草木滋生,藤蔓宛如触手般涌动,阵中位置,土灵之力喷涌。

  黑莲当即现出“地风水火”四大法相,将大阵凝聚而来的力量摄入法相中。

  四尊法相瞬间回到黑莲体内,他的拳头上凝出五色轮转的光团。

  “轰!”

  两股力量碰撞产生震耳欲聋的爆炸,将周围的建筑摧枯拉朽般的拔起。

  平分秋色。

  “哼!”

  黑莲赤红的眸子扫过阿苏罗和金莲,冷笑道:

  “此阵以青州气运为盘,凝练五行,身在阵中,本尊如虎添翼,猜猜阵眼在哪儿?”

  阵眼就是他。

  只要他不离阵,此阵便不会破。

  而只要坚持足够成的时间,许平峰和伽罗树迟早会察觉到了情况有变,赶回来支援。

  “金莲,你以为我把地宗总坛迁移到青州,只是因为害怕你的报复?不,我是要占据主场优势。虽然不知道这个佛门罗汉为何会助你,但你也未免太小觑我们了。”

  构建一阵惊世大阵,是他和许平峰的交易之一,也是他放心坐镇青州的底气。

  金莲道长“哦”了一声,神情自若,笑道:

  “术士的阵法我是没办法破解,但这根植于地,借助地脉的阵法.........嗯,你是不是忘了地书?”

  阵法分两种,一种是以术士自身为根基,念头一动,阵法自生。

  另一种是固化的阵法,以山川地脉为基本盘,摆下大阵。

  前者无法破解,除非杀了那位术士。但后者,恰好被地书克制。

  金莲道长摸出第九号地书碎片,朝着镜面吐出一口功德之力,而后抛向天空。

  地书呼呼急转,荡漾起绚丽的光晕。

  提刑按察使司内,几道流光飞来,与这块地书碎片会合。

  七块玉石小镜聚合,形体迅速“熔化”,变成一块块不规则的玉质碎片,就像破碎的瓷器。

  这些碎片彼此契合,形成一块缺了一角的方形玉盘。

  在金莲道长的操纵下,方形玉盘缓缓沉入地底。

  下一刻,提刑按察使司内的阵法崩解,四方五行之力溃散。

  阿苏罗耳廓一动,侧头看着地书碎片消失之处,微微皱眉。

  身为地书碎片的主人,刚才那一瞬间,他听见了低沉的呓语。

  黑莲道长又惊又怒,咆哮道:

  “你敢让地书聚合?你怎么敢?!”

  他语气极为愤怒和惊恐,似乎地书聚合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。

  地书聚合会发生什么.........这个念头在阿苏罗脑海里闪过,他没有多想,脑后绚丽光轮隐藏,火环炸开,化作金色流光射向黑莲。

  黑莲流淌着漆黑黏稠液体的身躯,骤然虚化,取而代之的涌动的气流。

  他化作一阵风,避开阿苏罗的扑击。

  同时,留在远处的一滩黏稠液体,宛如喷泉一般,吞噬了阿苏罗的身影。

  “回头是岸!”

  喷泉中,传来阿苏罗镇定的声音。

  黑莲飞遁的势态出现停滞,不由自主的转过身。

  见无法逃脱,黑莲当机立断,收起风法相,让身躯坍塌成黏稠的、汹涌的黑色海洋,吞没周围的一切,腐化周围的一切。

  提刑按察使司内,普通吏员、守卫纷纷异变,目光失去理智。

  他们有的难以扼制内心杀戮的欲望,见人就砍;有的满脑子只想着发泄淫yu,见人就扑,不分男女;有的贪婪掠夺着衙门里的财物,要据为己有。

  正在屠戮地宗妖道的四个天地会成员,仓惶御风而起,避开洪水般奔涌的堕落之力。

  这股庞大的堕落之力已经超出了道门金丹能净化的极限,至少四品境的他们,无法规避。

  反观地宗妖道们,如鱼得水,实力大增。

  阿苏罗盘腿而坐,黏稠液体被淡金色的光晕挡住。

  坐禅!

  金莲道长浮空而起,化身骄阳,绽放出色彩斑斓的功德之力。

  嗤嗤.......

  黏稠污浊的液体腾起阵阵黑烟,覆盖住阿苏罗的黏稠液体,迅速瓦解,消退。

  阿苏罗俯身,双掌探入翻涌的黏稠液体中,脑后绚丽光轮猛的一炸。

  杀贼!

  惨叫声在提刑按察使司各处响起,黏稠液体如潮水般退去,重新化作人形,一具不停融化、崩解,几乎难以维持的人形。

  杀贼果位唯一的特性便是“不死不休”,这和镇国剑的力量大同小异。

  阿苏罗身形一闪而逝,复一闪而现,已至黑莲身前。

  拧腰,扬臂,拳出如雷。

  轰!

  黑莲身躯炸开,黏稠液体宛如泥浆,朝着四面八方炸开。

  这时候,堕落之体随时会崩解的特点,反而成为他避免被武夫连死的依仗。

  雨珠般的液体飞速逃离,于远处汇聚成扭曲融化的人形,黑莲没有任何犹豫,以风相操纵气流,试图逃出青州城。

  “回头是岸!”

  阿苏罗双手合十,再次以“戒律”阻拦黑莲逃离。

  那扭曲的人形猛的停滞,旋即坍塌成气流,消散无踪。

  这是风法相裹挟部分堕落之力伪装成的黑莲,而他的本体..........

  一团漆黑液体射向空中的金莲,骤然张开,宛如幕布,将金莲道长包裹其中。

  黑莲真正的目标是金莲道长。

  “等我消化金莲,补完自身,便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黑莲狂笑道。

  短暂的交手后,他便知这位佛门罗汉不可匹敌。

  眼前这个敌人,既是三品金刚,又是二品罗汉。

  即使单打独斗,他也很难赢。

  按理说,再加上一位掌握功德之力的三品阳神,黑莲更加不可能战胜。

  但金莲不同,两人本是一体,而黑莲是二品,金莲是三品。

  这就让金莲道长变成了纯粹的补品。

  突然,空中的黑莲尖叫道:

  “假的?不,不可能..........”

  嗤嗤........功德之力从幕布内射出,阵阵青烟腾起。

  黑莲什么都没得到,反而被功德之力灼伤,受了重创。

  阿苏罗脸色如常,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种状况,他屈膝弹起,将脑后绚丽光轮握在掌心。

  第三击!

  轰!拳头打穿了“幕布”,黑莲惨叫声里,分崩瓦解,黑色泥浆朝四面八方溅射。

  这时,一道七彩斑斓的流光冲入提刑按察使司,将漫天溅射的黑色泥浆包裹。

  彩光化作金莲道长,与阿苏罗相视一笑。

  这才是真正的金莲道长,刚才那一个,是应供果位制造出的假货。

  阿苏罗悄悄逃离阿兰陀时,便知此行再无法返回,于是顺手牵羊,薅走佛门的一枚舍利子——应供果位。

  当日地书聊天群讨论,成员们根据己方的种种底牌、敌人的情况,制定出以最短时间解决黑莲的计划。

  这个计划有三个核心条件:

  一,一具以假乱真的分身。

  其核心就是金莲道长这个诱饵。

  应供果位是二品罗汉果位,其具现出的金莲道长实力低于二品,恰好附和初入三品的水准。

  完美。

  二,黑莲会铤而走险,借机补全自身。

  堕入魔道的黑莲,本性是贪婪残暴的,怕死和谨慎可不是人性中的恶。

  当他陷入险境,却有一线机会逆转局面时,会作何选择,答案不言而喻。

  三,阿苏罗对局面的把控力。

  他得营造出黑莲既无法逃走,但又不至于绝望的局面,迫使他选择铤而走险,吞噬金莲。

  当黑莲选择吞噬假金莲时,他注定偷鸡不成蚀把米,被假金莲的功德之力重创,加速灭亡。

  计划看起来简单,其实包含了对敌人心理的把控,对己方实力的评估,以及合理利用底牌的智慧。

  当然,以许七安楚元缜怀庆,还有阿苏罗和金莲道长的智慧,这样的计划其实挺简单的。

  毕竟这些人里,不是破案小天才就是状元郎,还有一代女帝,隐忍数百年的二五仔,以及深不可测的老银币。

  “卑鄙,卑鄙无耻........”

  金莲道长肉身不断扭曲,体内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。

  但冲击的力道越来越弱,最后归于虚无。

  此时的黑莲,已无法和全盛状态的金莲道长抗衡。

  “大功告成!”

  金莲道长叹息般的吐出一口气。

  即使是他这个位格的强者,此刻也被欣喜和激动填满。

  他忍辱负重,培养天地会成员,谋划多年,今日得偿所愿。

  终于把自己干掉了。

  之后,只要以功德之力炼化黑莲,他就能恢复修为。

  金莲道长御风而起,俯瞰提刑按察使司,看见浑身浴血宛如杀神的恒远,御剑飞行,呼啸如风的卧龙雏凤和楚元缜。

  也看见了失去战斗意志,朝着衙门外仓惶逃窜得地宗妖道。

  “唉!”

  金莲道长体内激射出一道道彩光,洞穿一位位莲花道士,净化了他们的生命和过往的罪孽。

  “道长,地书碎片有器灵?黑莲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。”

  阿苏罗问道。

  “啊?你说什么?”

  金莲道长一脸茫然。

  阿苏罗幽幽道:

  “你若不坦白,我就联合许七安,还有其他成员,把你逐出天地会。”

  啊这.........金莲道长忽然觉得,群里有太多不可控的高手,也不是见好事。

  他想了想,道:

  “这件事,我会在天地会里详细说明。现在先离开这里,去浔州助阵许七安。”

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章 了结因果,净化罪孽(6000)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