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

作者:卖报小郎君

这个世界,有儒;有道;有佛;有妖;有术士。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,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,三日后流放边陲.....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,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。 ...... 多年后,许七安回首前尘,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,以及累累白骨。 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是非成败转头空。 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:

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书和守门人(两章合一)

设置字体大小:
  地书碎片的秘密...........洛玉衡心里一动,握着地书碎片的手紧了紧,防备许七安突然抢走。

  她是有身份地位,有人设的,不能像慕南栀那样一把年纪了,还对一个小男孩撒娇耍脾气。

  嗯,以上是洛玉衡出于情敌心理的主观臆测。

  道长,我觉得阿苏罗是开玩笑,我们不会把你逐出天地会的...........李妙真看到金莲道长的传书,差点没笑出声。

  【七:是地书融合后出现呓语的事?】

  身为地书碎片的主人,李灵素同样也听到了可怕的呓语,后续阿苏罗“威胁”金莲道长时,他依然在场,所以立刻明白金莲道长所谓的秘密,多半就是这件事。

  其他地书碎片持有者没有说话,全神贯注的盯着地书碎片。

  这时,丽娜久违的跳出来传书:

  【道长,对不起啊,我什么都没做。没能完成对你的承诺。】

  心性淳朴的南疆小白皮,对这件事非常愧疚。

  【九:无妨,世事无常,本就不可能按着我们的想法走。。你当时不在中原,无法赶来,这不怪你。】

  这条传书刚发出去,他就看见丽娜又传书了:

  【但是道长啊,你融合了黑莲后,会不会又堕入魔道?】

  丽娜的一番话,就像警钟一样敲在众人心头。

  【四:这,这.........丽娜说的很有道理,我昨日竟忘了此事。】

  【七:啊,对哦,道长融合黑莲的话,万一又堕入魔道怎么办。】

  【六:不至于,不至于。】

  恒远大师替金莲道长说话。

  【八:甚至有可能已经堕入魔道了,现在与我们交流的不是金莲,是黑莲。】

  阿苏罗因为自身的遭遇,是个资深的阴谋论爱好者。

  【二:听八号这么一说,我想起来,当初金莲道长蛊惑贞德修道时,也是伪装成老好人的模样。】

  我当初为什么会把丽娜招入天地会...........金莲道长深刻反思了三秒,得出结论是,福缘有时候也不能尽信。

  丽娜或许福缘深厚,但福缘和智商是没有关系的,尽信福缘,不如无福缘。

  【九:放心吧,黑莲的意志已经被磨灭,即使将来贫道真的堕入魔道,也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。百年之内,不存在这样的隐患。】

  棉被下,许七安的右臂轻轻揽住洛玉衡的小腰,手掌轻轻摩挲,感受着小腹肌肤的细腻和嫩滑,问道:

  “国师觉得呢?”

  洛玉衡没搭理许七安的轻薄,淡淡道:

  “要诞生一个邪恶意念,并非一朝一夕之事。另外,地宗修功德,因果反噬之下催化了黑莲的出现。这是金莲数百年行善积德积累的因果。”

  同样是道门大佬,洛玉衡的话在许七安看来,就是权威专家的发言。

  于是更专心的享受国师的小腰。

  女子纤腰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宝地,人们往往只顾着欣赏它,却极少去把玩、品尝它。

  当然,这只限于身段好的女子,小肚腩不包括在内。

  解释完了,金莲道长回归正题:

  【没错,地书确实隐藏着一桩秘密,此事要从地书的诞生说起,你们对地书了解多少。】

  地书的诞生?我好像听李妙真说起过,但忘记是怎么回事了........许七安把半张脸埋在洛玉衡的玉颈,一边亲吻、舔舐,一边抽空看着地书碎片。

  李妙真和李灵素对地书有些了解,但没搭茬,因为不想给金莲道长东拉西扯的机会。

  其他成员则对地书的来源好不知情,另外,也不想给金莲道长东拉西扯的机会。

  见无人应答,金莲道长只好无奈的自己接过话题,传书道:

  【相传在上古人皇时期,有一种修行体系,叫做“香火神道”,这种修行体系的核心,是以武力占据一条河流,一座名山,而后在占领的地盘上建立属于自己的神庙。

  【有了这个基本盘之后,再广收信徒烧香上供,贡品有牲畜,也有童男童女,这得看神庙的主人是人族还是妖族。后者多数是靠威逼百姓。

  【等信徒规模到达一定程度,他们就会慢慢凝聚出一种法宝,叫做“神印”,神印又分“山神印”和“水神印”两种。手持神印的山神或水神,在他们领域内是无敌的。

  【怎么样,是不是听着很熟悉。】

  和术士体系差不多啊,这不是弱化版的术士吗...........许七安想这么回复,但“手机”被小姨女友霸占着,他无法传书。

  另外,他想起来了,当初聊到地书碎片时,李妙真说过,地宗的地书好像是道尊从一群传说中的山神水神手中获得,嗯,应该是李妙真说的。

  【一:术士体系?!】

  怀庆脑子永远是最灵光的,立刻给出答案。

  【四:路子是和术士很像,但没有术士那么夸张,监正是能调动整个中原的气运的。】

  楚元缜分析了片刻,传书说道。

  宗门的古籍里没有说的那么详细...........李妙真和李灵素想起来了关于地宗地书的记载,只知道是源于古代山神水神,但古籍里没有记载的那么详细。

  另外,值得一提,李灵素和李妙真可谓博闻广识,天宗的古籍,他们都看过,且牢牢记于脑海。

  这并不是说卧龙雏凤有多好读书,而是身为天宗圣子圣女的硬性指标。

  连几百本书都记不住,那当什么圣子圣女,什么?你说不想当?行,那今天就清理门户。

  天宗的教育方式大概就是这样。

  而且师父们清理门户起来,眼睛都不会眨一下,毕竟太上忘情。

  【九:没错,与术士体系的一品天命师非常相似。】

  【五:那这个体系为什么消失了呢?】

  【九:香火神道的消失,有一部分原因是时代发展的因素,历代人皇都把这些神道人物、妖物,当成必须要打压和铲除的对象,这大大限制了香火神道的传承和发展。

  【另外,道尊在成立地宗前,把这些神道人物给一锅端了。】

  道尊把香火神道灭了........天地会成员尽管心里有所猜测,但看到金莲道长点明,仍难掩惊叹。

  道尊这位最神秘的超品,背地里做的大事,真是一件比一件震撼。

  【八:地书碎片,和这些神印有关?】

  阿苏罗提出猜测。

  【九:没错,道尊当年灭香火神道,就是为了夺取山神水神手中的神印,后来,它把所有集齐起来的神印炼成了一件法宝,称为“地书”。】

  这就是地书的来历啊,难怪地书能收取龙脉,难怪地书能克制地脉..........天地会成员恍然大悟。

  【一:这和器灵有什么关系?】

  【九:道尊为了炼制地书,自己当做材料之一。】

  !!!就像一道惊雷,在天地会成员耳边炸开,炸的他们汗毛瞬间竖起,鸡皮疙瘩爬满全身。

  果然是内容越短,事儿越大。许七安吞了口唾沫,喃喃道:

  “地书碎片的器灵,难道是.........”

  他感觉到怀里的洛玉衡,娇躯紧绷了一下,似乎也被这个消息震撼到了。

  【九:没错,地书的器灵就是道尊的元神,地书炼成当日,发生了非常可怕的事,地宗古籍中记载:地书成妖,噬生灵,吞万物,本宗弟子伤亡殆尽,将地书碎九块,封镇妖灵!】

  很长时间没有人说话。

  洛玉衡和许七安沉浸在这则震撼人心的消息里,久久无法平静。

  洛玉衡默然片刻,道:

  “手给我。”

  许七安一愣,然后心领神会,把按在小姨腹部的手伸出被窝。

  洛玉衡抓着许七安的手指,快速书写:

  【三:道尊炼地书的目的是什么?他一气化三清,成立“天地人”三宗时,应该已经修为大成,晋升超品。还有什么东西,值得他这般折腾的去尝试?】

  许宁宴还是那么的条理清晰...........天地会成员脑子里有十万个为什么,但又不知道从何问起。

  见许宁宴清晰直观的指出事件的核心原因,众人心里松了口气,一边在心里夸赞许宁宴,一边静等金莲回复。

  国师你还是不够聪明啊,道尊的目的,我已经猜出来了..........许七安轻叹一声,还是小恶聪明,小恶是国师智商巅峰的表现。

  【九:地宗没人知道道尊的目的,我以前也不知道,直到从宁宴那里得知了守门人的隐秘,我才明白,能让超品趋之若鹜的,只有守门人了。当然,守门人代表是什么,我们至今也不清楚。】

  他的话,说服了天地会成员。

  【四:还有一个问题,道尊成为器灵后,为何会异变成妖?】楚元缜不解道。

  【二:对于这一点,我倒是有数了,道尊的那尊化身,修的是功德之力。他炼成地书后,出于某些原因,可能遭了天谴,变的和金莲道长一样变态邪恶。】

  逻辑清晰!

  没必要次次提黑莲,好歹给我些面子啊,你们这些小辈安全不懂尊老...........金莲道长传书道:

  【这也是地宗历代道首的猜测。现在唯一的疑点就是,炼制地书,和守门人有什么关系?这个问题涉及到守门人,注定没有答案。】

  道尊灭了香火神道,炼制地书,香火神道炼化气运的方式与术士几乎如出一辙...........许七安脑子像是被人敲了狠狠一棍。

  瞠目结舌!

  一瞬间,他想明白了很多事,过往不解的线索,在此刻全部串联起来。

  【二:许宁宴,你有没有眉目?】

  李妙真对许七安有迷之自信,遇到烧脑推理的难题,第一时间想到大奉的传奇推理专家——许银锣!

  洛玉衡看到镜面传来的文字,扭动螓首,回眸看了一眼身后的许七安。

  许七安回过神来,凝视着灵动的美眸,笑道:

  “国师,我要是能想出来,再来一次好不好?”

  说完,他把小腹贴了上去。

  洛玉衡皱了皱眉,朝床边退了退身子,赌气似的不搭理他。

  许七安才刚体会到那柔软绵弹的触感,立刻就没了,一阵失望。

  【七:愚蠢的师妹,你想什么呢,许七安又不是天命师,他是个破案的。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地书碎片的器灵便是道尊,哪来的线索。】

  李灵素跳出来打脸。

  他现在可讨厌许七安了,在剑州坑的他颜面扫地不说,他的徒弟昨晚让他在一众大人物面前再次颜面尽失。

  【四:妙真确实为难宁宴了。】

  【八:此事就如佛陀隐秘一般,短期内无法有任何进展,以后可能会浮出水面,蛊神不是说,时代即将落幕吗。】

  阿苏罗已经从天宗的卧龙雏凤口中,得知蛊神和白帝的谈话,是和“相亲相爱修罗王一家”这个笑柄同步知道的。

  洛玉衡看着地书碎片,秀眉微蹙,似是有些不高兴。

  “我确实推测出一些东西了,只是有些让人惊悚了。”许七安叹息道。

  洛玉衡抓起他的手,按在地书碎片上,淡淡道:

  “说!”

  许七安酝酿斟酌片刻,以指代笔,书写道:

  【我确实有些不成熟的推测而已。】

  还真有想法?

  天地会成员精神一振,金莲道长也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,传书道:

  【说来听听。】

  【三:不了不了,圣子说的对,我了解的情况也不多,我又不是天命师,我只是一个破案的,万一推测错误,反而误导你们。】

  【二:他向来狗嘴吐不出象牙。你别搭理他。】

  【一:圣子方才的话并无不妥,这符合他的认知。】怀庆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。

  “.........”李灵素一脸郁闷。

  许七安传书道:

  【我只说三件事,剩下的你们自己去思考。

  【一:道尊炼化神印,目的与守门人有关,我可以肯定这一点,理由在第二件事。

  【二:香火神道的特征与术士很像,而当代监正疑似守门人。

  【三:初代监正崛起的秘密,是不是就可以看出一二了!】

  超品图谋守门人相关事物,监正是守门人,术士体系与香火神道的关系宛如前世今生,这样就能解释道尊为什么要灭香火神道,炼制地书..........虽然只是推测,但我相信真相多半就是许宁宴推测的这样,又知道了一个大秘密……李灵素啧啧赞叹,感觉跟着许七安这个狗贼蹭秘密,实在太爽了。

  待会儿我还可以向杨兄炫耀,他心里羡慕嫉妒然后嘴硬的样子特别有意思,嗯,这样会不会显得太不讲义气?

  超品强者图谋守门人的目的,香火神道和术士之间的联系,以及初代监正不合常理的崛起速度,厉害哦,一切都脸上了,这就是破案的魅力,这就是我为什么沉迷破案的原因...........李妙真感觉周身电流划过,带来战栗般的感受,当场就颅内高潮了。

  飞燕女侠当初没少向许七安讨教破案的经验。

  初代监正是不是得到了香火神道的传承,触类旁通,因而创立术士体系,这好像是唯一的解释,我的疑惑终于解开了...........楚元缜“啧啧”惊叹。

  他曾经有过质疑,初代监正和其他体系的开创者都不同,所有的超品强者,他们创立体系的经过不是从无到有,而是先修行到一定境界,再高屋建瓴逆推体系。

  从各大体系之间,或多或少都有交叉的领域和法术,就能看出来。

  唯独初代监正,虽说术士是脱胎于巫师,但初代创建术士体系,是从低品级开始的。

  这就很离谱,因为低品级的修士,根本没这个能力开创体系,天赋再强都没用,眼界这东西在于经验,跟天赋没关系。

  就好比一个智商再高的童子鸡,也有可能被绿茶玩弄于鼓掌。而一个智商平平的老海王,却有顶级的鉴裱能力。

  但如果初代是有传承的呢?他得到香火神道的传承,再凭借惊人的天赋,以香火神道为基础,去尝试摸索,走出新的道路。

  这是完全有可能的。

  而且,恰好当年中原大乱,群雄逐鹿,这正是香火神道茁壮成长的沃土。

 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,有点意思啊,出关以来,我从天地会内部得到的隐秘,比我过去上千年的积累还要多............阿苏罗忽然尝到甜头了。

  更一群幼崽级别的人族相处不过半月,竟然让他了解到这么多,层次这么高的隐秘。

  他们在说什么啊,感觉很厉害的样子,但看不太懂...........丽娜挠挠头,有些愁,但又害怕被天地会成员嘲笑,忍着没问。

  毕竟她一直假装自己和许七安几个是一样聪明的,至今为止,伪装的很好,没人发现。

  恒远大师有些惊讶,惊讶过后,便不当一回事了,只是欣慰的感慨一声:

  不愧是许大人!

  洛玉横微微睁大眼睛,失神的盯着地书碎片。

  以她的智慧,当然能轻易解读许七安给出的信息背后的真相。

  让人颅内高潮的真相。

  今天地书里的这番交谈,如果不是恰好被这个色胚缠着修行,就算是她的位格,恐怕也很难知晓这样的隐秘。

  天地会这群人,大部分人品级马马虎虎,接触到的层次倒是夸张的跟。

  思绪飞扬间,她感觉一只滚烫的手伸入了股间。

  洛玉衡勃然大怒:“滚!”

  祖传神剑“咻”的穿过床幔,准确的扎入许七安小腹下三寸,“刺啦”一声,棉被撕裂,里面传来叮的一声。

  叮叮叮.........洛玉衡这回是下狠手了,神剑不停的刺击。

  来啊,击剑啊..........许七安心里是不服气的,认为自己的硬度绝对要强于绝世神兵。

  但他知道方才的亲昵动作,让洛玉衡觉得自己被玩弄了。

  连忙说好话哄她,求饶认错。

  这条鱼就吃这套。

  “国师,还没谈完呢,您稍后再找我算账成吗。”

  洛玉衡冷哼一声,让神剑飘落,躺在枕边,继续看天地会的传书。

  【七:呐呐呐,金莲道长,你早就知道术士体系和上古时代就已经消失的香火神道有关?好啊,我们掏心掏肺的对你,你竟然藏着掖着,完全没把我们当自己人。我李灵素在此建议,把金莲道长踢出天地会。】

  【二:附议。】

  【四:附议。】

  社死三人组在报复。

  金莲道长一点也不慌,传书道:

  【一来,你们品级太低,知晓这些没有意义。二来,当初监正没被封印,谁敢把术士体系的隐秘泄露出去?那老东西永远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,其实最心狠手辣。】

  反正监正已经没了,他说话也不用太顾忌。

  道长,你大意了啊,监正只是被封印,不是真的死了...........许七安心里一动,觉得没必要提醒金莲道长。

  【一: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?】

  怀庆传书问道。

  【二:我打算把手底下的将士带去雍州打仗。】

  其他人的想法和李妙真一样,养兵多日,是个上战场的时候了。

  【一:虽然浔州大捷,但这只是暂时的。白帝一旦归来,大奉又将面临大危机,诸位可有对策。】

  地书群一下子安静了。

  硬实力上的差距,很难用计谋来弥补。

  许七安也没了法子,心头有些沉重。

  【一:无妨,白帝既然未归,那便还有时间,期间有什么计策,便在地书里提出来,我们一起商量。】

  这场天地会内部会议,暂告一段落。

  ............

  收好地书碎片,洛玉衡察觉到“不对劲”,收了收臀,正要起身穿衣,忽听许七安叹息道:

  “其实,刚才我还有一件事没说。”

  洛玉衡侧了侧头,躺着没有动弹。

  “我现在终于明白佛陀和巫神,为什么要争夺中原。也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凝练气运,却依旧可以长生。”

  洛玉衡心里一动:

  “你是说,祂们也用了香火神道的手段?”

  许七安点点头:

  “只有这种方法,才能凝练气运,却又不受寿元桎梏。我到现在才明白,所有与气运相关的人、物、体系中,儒家是最特殊的。

  “儒家凝练气运的方式,恐怕与香火神道完全不同。这也导致了儒家寿命短,却强大的可怕。”

  洛玉衡微不可察的点头,认同了他的说法。

  “算了,这些距离我还是太遥远。”

  许七安突然又不正经,“嘿嘿”一声:

  “国师,大奉就靠你了,我们继续平息业火吧。”

  洛玉衡柳眉倒竖:

  “昨天刚说完的话,你就忘了?”

  许七安不吃这套:

  “可我刚才也说了,如果我能回答他们的疑惑,你就与我再双修一次。”

  洛玉衡冷哼道:“我答应了?”

  “你也没拒绝啊。”许七安振振有词,他委屈道:

  “难道不是默认?

  “再说了,我们这不是还没下床嘛,并不算第二次。我保证,就这一次,下了床,我便不缠着你。”

  说着,他去搬洛玉衡的肩膀,想让她躺平。

  小姨连忙一个侧身,不让他得逞,背对着他。

  旋即察觉到这个姿势更危险,又慌忙扭过神来,睁大美眸,怒气冲冲的瞪着他。

  许七安轻嗅着她发丝间的幽香,手臂紧紧搂着光滑细腻的小腰:

  “就一次,真的就这一次。”

  洛玉衡缓缓吐出一口气,似乎有些无奈,把头扭到一边,冷冰冰道:

  “就这一次。”

  许七安压了上去,双臂撑在她腰身两侧。

  ............

  宅子里还是有仆人的,虽然数量不多,但总归要照顾到主人的衣食住行。

  杨恭年轻时,也是满楼红袖招的风流读书人,他给许银锣安排的全是妙龄美婢。

  本就给许银锣暖床用的。

  得知是派遣服侍许银锣,美貌婢女们那叫一个兴奋,若是被许银锣看中,收入房中,那就是土鸡变凤凰,从此飞黄腾达。

  谁想许银锣入住当天,带回来一个国色天香的仙子,一看便不是凡间俗物。

  这不,太阳都升的老高了,眼见要用午膳了,还把许银锣死死的制在床上。

  真是个磨人的妖精,分明长的跟天仙似的,没有半分狐媚劲儿。

  丫鬟们假装在院里做事,听着屋内床铺不堪重负的“咯吱”声,心说真能忍啊,从清晨到接近午膳,愣是不发出半点声音。

  .............

  同样的清晨。

  京城许府,婶婶在绿娥和几个小丫鬟的服侍下,穿上一品诰命夫人常服。

  自从怀庆登基后,她便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,许七安没爹没娘,叔婶养大,这份好处,自然就落到婶婶头上了。

  一品诰命是什么概念?

  丈夫或儿子必须是一品大员,女子才能被封为诰命夫人。

  一品大员是三公级别,当朝的一品诰命夫人都已白发苍苍,或步入老年,或早已故去。且都是妻子,没有母亲。

  但凡能爬到一品的,哪个不是半只脚入棺材的,自身都半只脚进棺材了,父母当然早就躺进棺材轮回去了。

  婶婶大概是当朝唯一以“母亲”身份成为一品诰命的天才人物,且最年轻。

  搁在修行界,同行们要倒抽一口凉气,说一声:

  此女恐怖如斯!

  但婶婶其实什么也没做,在家里种种花,喂喂鱼,就莫名其妙的天下无敌,举世无双了。

  就连许二叔,刚听说婶婶被封为一名诰命夫人是,也忍不住在心里感慨:

  傻人有傻福!

  当然,嘴上说的是:

  夫人是有大气运的啊。

  一品诰命夫人的常服极其奢华,从头饰的数量,到丝绦和图案等等,都有严格的讲究。

  就比如婶婶现在头上顶着的清镀金铺翠凤冠,由于过于华丽和沉重,让婶婶每走几步就得扭一下脖子。

  “玲月,你准备好没有?”

  婶婶穿着华丽的服装,带着丫鬟们,推开了许玲月的房门。

  婶婶本就是极美艳动人的女子,穿上奢华常服后,美艳中便多了一份贵气。

  见长女一身家常衣裙,坐在桌边翻书,婶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:

  “老娘跟你说的话,你有没有听进去?怎么还不换衣服,马上要进宫了。”

  许玲月淡淡道:

  “穿了这身衣服,娘就不能在自称“老娘”,粗鄙之语有失体统。”

  婶婶被女儿怼的愣了一下,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,只好说道:

  “绿娥,快帮小姐换衣。待会儿就要进宫见皇后娘娘,商量你大哥和临安公主的婚事。”

  许七安和临安已经订婚了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。

  婚期也被安排在春祭后半个月,而现在距离春祭,也是半个月。

  也就是说,许七安和临安公主的婚期,在一个月后。

  身为“母亲”的婶婶,现在要去宫中和皇后娘娘商量婚礼的细节、礼仪等等。

  这是长辈之间必须要走的过场。

  许玲月放下书,面无表情的说:

  “我今儿头疼,便不去了,早膳时不是与娘说过了吗。”

  婶婶又是一愣,纳闷道:

  “我这不是忘记了嘛。”

  许玲月说:

  “没事,我不怪娘。”

  ..........婶婶噎的说不出话来,心说这闺女今儿是怎么了,我那么软弱可欺的长女,今日竟如此牙尖嘴利。

  竟把老娘都说的无言以对,实在是罕见。

  许玲月似乎心情不佳,语气冷淡:

  “不是有思慕姐姐陪娘一起去吗。”

  她审视着母亲,“哦”了一声,道:

  “娘是紧张,怯场。想拉女儿去撑撑场子。可女儿一个柔弱无能的女子,哪见过那种阵仗,不去就是不去。”

  “我会怯场?胡说八道!”

  婶婶掐着腰,觉得女儿是在贬低她,虽然她确实怂了。

  许玲月想着毕竟母女情深,虽然心情很差劲,但还是给她支了一招,道:

  “娘什么都不用说,脸上带着笑儿,有答不上来的问题,直接看一下思慕姐姐就成。她会帮你应付的。”

  直接看一下思慕..........婶婶听进去了,嘴上啐道:

  “黄毛丫头,少出馊主意。算了算了,你不去便不去,老.......为娘自己去。”

  当即带着丫鬟去了内厅,一边叫人备好马车,一边等待王思慕。

  不多时,穿着鲜亮衣裙,保持端庄姿态的王思慕来到许府,进入内厅,一脸乖顺的说道:

  “伯母,时辰到了,我们进宫吧。”

  婶婶挺胸抬头,微微昂着雪白下颌,矜持道:

  “嗯!”

  压力好大..........王思慕看一眼不怒自威,板着美丽面孔的未来婆婆,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.............

  浔州。

  许七安和国师的双修被提前打断,孙玄机带着袁护法登门拜访,商议搭建传送法阵的事宜。

  孙师兄你过分了啊.............许七安心里暗骂,本来想让丫鬟传话,叫孙师兄稍等几个时辰。

  但洛玉衡却不给他机会,一脚把这个索取无度的混蛋踢开,快速穿上肚兜、小裤,套上罗裙羽衣。

  并施了小法术,掩盖自己身上的气味。

  许七安和洛玉衡在内厅接待了孙玄机和袁护法,丫鬟们奉上热茶。

  “云鹿书院和司天监,灵宝观,还有皇宫都要搭建一个传送台。”

  许七安心里早有相应的部署,道:

  “其中,传送司天监和皇宫的传送玉符给我,传送到云鹿书院的玉符给院长,传送灵宝观的玉符给国师。”

  传送皇宫的..........洛玉衡冷冰冰的斜了他一眼。

  “至于雍州这边,首先是我这座宅子要一座传送阵,能让我从京城迅速回到此处。另外,雍州防线上的各大城池内,都要有传送阵,以确国师和院长能随时随地的支援。”

  孙玄机点点头,看一眼袁护法。

  袁护法展开一份地图,道:

  “杨恭已经在地图上做了标记,定好了搭建传送阵法的地方。”

  这可比许七安说的要细致多了。

  不错,有了这些传送阵,我方的机动性会强的让云州军绝望。如果传送术能传送军队就好了...........许七安满意点头。

  袁护法正专心读取孙玄机的心声,没有注意他。

  传送玉符是一次性物品,需要不停炼制,造价不贵,但也不便宜,不可能让几百几千,乃至几万士卒同时持有。

  氪不起!

  而术士虽然也能带人传送,但以孙玄机的三品位格,一次性带几十个就是极限了,难以承担几千几万人的传送消耗。

  “皇宫的传送玉符我也要一个。”洛玉衡淡淡道。

  孙玄机顿时看向许七安,后者立刻说:

  “国师的要求,当然要答应。”

  孙玄机颔首,没有意见。

  ...........

  俏丽婢女们抱着床单和被单走出东屋的门,穿过大院,来到僻静小院浣洗。

  她们抖手展开床单,挂在竹竿上,发现床单湿漉漉的,不规则的水印子沾满了一半。

  “呵!”

  那抖开床单的美貌婢女嘲笑道:

  “还以为是多清冷矜贵的仙子呢,看看这床单。”

  “真是人不可貌相,正常女子哪有她这般天赋异禀的,难怪让许银锣下不来床。”

  婢女们围在床单边,啧啧称奇,旁观起来,说着荤话。

  内厅。

  洛玉衡粉面骤然涨红,恶狠狠的瞪着许七安,那架势,仿佛要和许七安拼命。

  高冷国师的范儿,瞬间破功。

  以他们的修为,宅子里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五感。

  你哪次和我双修不是湿半张床单,还没习惯呢?就会假正经..........许七安心里嘀咕一声,脸上露出惭愧之色,刚想传音认错,说些好话。

  边上的袁护法眼睛一亮,蔚蓝得眸子审视着许七安,沉声道:

  “许银锣的心告诉我:你哪次和我双修不是湿半张床单,还没习惯呢?就会假正经..........”

  ???许七安僵硬着脖子,目光从洛玉衡脸上挪开,一点点的扭向袁护法。

  几秒后。

  “轰!”

  内厅的屋顶突然掀飞,断木和瓦片朝四面八方抛射。

  一道暗金色的身影御空而起,朝天空逃去。

  羽衣翻飞的女子紧追其后,森然道:

  “剑来!”

  东屋,一道剑光冲天而去,落入洛玉衡手中,与她一起消失在蔚蓝的天空中。

  内厅里,袁护法不受控制的读心结束,扭头四顾满地碎瓦断木,惊觉自己闯大祸了。

  毛脸煞白煞白,望着孙玄机,颤声道:

  “孙,孙师兄,我不是故意的,我,我控制不住自己..........”

  孙玄机摇了摇头,一脸温和的拍打他肩膀。

  袁护法读出了他的心:

  “没事。”

  袁护法刚松口气,便听到了后半句:

  “这辈子你没得选,下辈子,做个好猴子。”

  .............

  PS:香火神道这个伏笔,其实很早很早以前就埋下了,我估计你们都忘了。另外,这章9000字,字数太多,所以更新晚了。

  另外,看一下“作家的话”,就在下面,对于一部分鲍鱼读者来说,这是打脸内容(笑)

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书和守门人(两章合一)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