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

作者:卖报小郎君

这个世界,有儒;有道;有佛;有妖;有术士。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,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,三日后流放边陲.....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,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。 ...... 多年后,许七安回首前尘,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,以及累累白骨。 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是非成败转头空。 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:

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

设置字体大小:
  区别在于你的身体一言不合就解体,然后自己跟自己打架?

  许七安先是吐槽了一句,旋即沉默下来,在心里默默分析。

  首先排除神魔血脉,修罗族应该是神魔和人类杂交后形成的族群,拥有神魔血统,但血统还不足以凝成灵蕴,顶多是让修罗族天生强大。

  但没有九尾天狐这样得天独厚的水准。

  其次排除“佛陀”身份,因为这不可复制,神殊不可能拿这事来回答他。

  最后又回到了开头...........许七安心里一动:

  “不死不灭的特性?”

  没错,神殊与普通超凡武者最大的不同,就是他不死的特性。

  许七安如今也是二品武者了,知道“合道”境的武者,依旧是会死的。

  但神殊这样的情况,委实有些难以理解。。

  他被分尸封印五百年,弹尽粮绝五百年,在没有外界灵力补充的情况下,凭借自身的生命力,坚强的存活五百年。

  就连超品的佛陀都杀不死他。

  “没错,与其他武夫相比,我最大的特殊在于不死,超品也杀不死我。”

  神殊的肚脐眼裂开,化作嘴巴,开口说道:

  “一品武夫修的,就是这种不死之术。”

  许七安沉默许久,道:

  “这听起来,似乎有些平平无奇。”

  不死之躯是三品武夫的能力,到了二品境,这种能会有一个大飞跃,就许七安目前的生命力,即使被分尸,也不会死去。

  这样一看,一品武夫只是提升生命力,就显得德不配位了。

  要知道武夫可是攻杀之术最强的体系啊。

  而且,普通的一品武夫,还不可能有神殊这样强悍的生命力,因为神殊是半步武神。

  半步武神被超品佛陀封印,那么就算是武神,似乎也只是比超品略胜一筹?

  委实有些配不上“单挑最强”这四个字。

  “有些失望?”

  神殊“呵”了一声,自顾自说道:

  “你应该知道,武夫体系和所有体系不同,各大体系到了高品,有的可以随意修改规则;有的能点石成金操纵地风水火;有的凝练气运,运用众生之力;有的直接借用一方天地之力。

  “唯独武夫,不与天地交汇,只修自身,所有的神异都来源于自身。”

  要不怎么说武夫粗鄙呢.........许七安为自身的体系感到悲伤。

  神殊说道:

  “这其实就是武夫最核心最本质的道路,它告诉了你该如何晋升一品。”

  不等许七安询问,神殊便说出了答案:

  “把精气神融合为一,元神便是身躯,身躯便是气机,气机便是元神,周身之力凝成一股,你的战力会突飞猛进,成为当世数一数二的强者。”

  这还算说的过去!许七安点点头,表示能够接受。

  可神殊却说道:

  “但这依旧不能匹配一品武夫的位格,武夫体系从九品到二品,每提升一个品级,都会获得一种全新的能力。其他体系亦是如此。

  “可是一品武夫,只是提升了三品不死之躯的能力,提升了近战搏杀能力,并没有获得新的能力。”

  闻言,许七安皱起眉头,如果神殊说的是对的,那么这确实值得奇怪。

  一品作为武夫体系最后一个品级,却只是加强了三品和五品阶段的能力,的确说不过去。

  虽然这让武夫变的更难杀死,且战力会有大幅度提升。

  神殊肚脐眼发出叹息:

  “其实儒圣已经给出答案了。”

  ?许七安脑海里闪过一个问号,旋即瞳孔微微放大,灵光一闪,他脱口而出:

  “一品武夫并不算一个正常的品级,只是一个过度?”

  儒圣将各大体系划分为九品,每一品级都有各自的名称,唯独一品武夫没有留白。

  千百年来,无人知晓其中缘由。

  但现在,许七安心里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测。

  神殊替他说出了那个猜测:

  “因为一品武夫,极有可能是武神的一部分,它不是一个单独的品级。”

  沉默了一下,许七安也如神殊一般,叹息道:

  “我就知道武夫体系的水很深,但,从古至今,似乎并未出现过武神?儒圣是如何得知的。”

  神殊微微摇头:

  “我不知道,我还有许多关键性的记忆留在头颅那里。儒圣的依据是什么,没人知道,但借儒圣的品级划分,猜出一品武夫是半步武神的人不在少数。

  “不然,你觉得为什么南疆蛊族的人会把我称为半步武神?如果非要给我一个准确定位的话,我是一品大圆满。”

  一品武夫是武神的一部分,所以一品大圆满的神殊被称为“半步武神”。

  看来天蛊婆婆知道的不少啊.........许七安听丽娜说起过,当年甲子荡妖里,有半步武神出手。

  而丽娜又是从父亲龙图那里得知,根据许七安和力蛊部的接触,深刻知晓这个部族是什么德行,所以有理由怀疑,龙图也是从天蛊婆婆那里知晓的。

  不管怎么样,一品武夫还是足够强力的,没有新技能无所谓,只要能拳打白帝,脚踢伽罗树,这就足够了..........许七安虚心求教:

  “该如何将精气神凝练成一股?”

  “有一个口诀:以身为炉,神为柴,气为火。”

  神殊说完口诀,道:

  “知道为什么气运加身的帝王,更容易踏入一品吗?因为这个过程无比凶险,稍有不慎就会魂飞魄散。气运加身者,不容易走火入魔。”

  许七安默念了几遍口诀,又问道:

  “大师,你对武神有什么看法?”

  肚脐眼没有开口,反而是右臂传来温和的声音:

  “我在你体内寄宿许久,始终没看明白监正到底为何要培养你。但我能看出,他在有意识的替你叠加气运。

  “龙气可还在你身上?”

  许七安颔首:

  “尚在地书碎片中。”

  右臂语气温和的说道:

  “留着它,莫要归于龙脉,或许将来有用。你不觉得奇怪吗,龙脉溃散后,监正为何自己不收集龙气,偏要让你去走江湖?”

  许七安陷入沉思。

  ...........

  遥远海外。

  漆黑无光的深海里,一条寂静幽深的大海沟。

  海沟深处,隐约闪烁着淡淡的白光,越往下,白光越浓郁。

  一颗颗璀璨的夜明珠点缀在海沟崖壁,散发柔和纯粹的光辉。

  海沟底部,躺着一只体长百丈的怪物,它通体漆黑,其身似羊,头长六根弯曲的长角,长着酷似人类的面孔。

  白帝静静的站在这尊沉睡的巨兽面前,望着其中一根缭绕清气的角。

  “我的角能吞噬万物,纵使你为守门人,也休想摆脱它的吞噬,别指望脱困了。”

  白帝没有开口,而是以传音之术与角里的守门人交谈。

  “难怪你要夺取我的灵蕴,原来是这具身体出了问题。”

  监正的声音从角里传出,同样以传音的方式回答:

  “你巅峰时期,应该是超品吧,与蛊神同阶。”

  白帝道:

  “准确的说,是灵蕴出了问题,当年神魔之间内战,我遭受难以想象的重创,灵蕴半数融入大道,返还这片天地。最后我以假死之术逃过了大劫。

  “但失去半数灵蕴的我,根本争不过超品。这些年我在海外猎食神魔后裔,试图修补我的灵蕴,但它们的力量都太过弱小。好在我得到了你,我只要炼化了你,其他超品根本争不过我。”

  监正笑道:

  “你知道为何守门人没有出现在远古时代,没有出现在道尊时代,而是出现在人族崛起之后?”

  白帝坦然问道:“为何?”

  监正答非所问:

  “因为远古时代,没有武神诞生的条件。”

  白帝蔚蓝的竖瞳盯着长角,缓缓道:

  “我听二品术士说过,各大体系中,只有术士和武夫没有超品。你似乎知道如何晋升武神?”

  监正笑道:

  “你猜!”

  白帝不是很喜欢这个老头子的说话风格,淡淡道:

  “再过几日,就能压制你的元神。而后便去九州大陆,灭了中原王朝。”

  这时,白帝遍布鬃毛的耳后,一枚白鳞亮起,他侧耳聆听,听见许平峰的传音。

  “人宗道首渡劫在即,速回!”

  ............

  靖山城。

  腰间缠着赶羊鞭的萨伦阿古,缓步登上祭台,在头戴荆棘王冠的长袍男子雕塑前停下。

  俯身一拜,微笑道:

  “弟子刚卜了一卦,上上大吉,大吉在春祭。”

  巫神雕塑静默不动,头顶一道虚幻的青衣身影浮起,继而下沉,像是被什么力量拉扯了回去。

  ...........

  浔州。

  大院的东屋里,许七安在夜姬的服侍下更衣,两人身后是凌乱的床铺,屏风后是漆红浴桶,浴桶边缘一圈是昨夜溅出的水花。

  从南疆返回后,许七安把夜姬带回了中原,目的性很明确——修行(双修)!

  道门上古房中术确实厉害,气机增长幅度,远比吐纳要快。

  如果能找洛玉衡这样的道门顶尖人物双修,但洛玉衡经过上次得双修后,便回京城闭关了。

  本来还有更合适的人选,花神目前还在司天监,日夜盘着与他双修呢。

  只是既然去了南疆,索性就把夜姬带回来住一段时间,正好双修。

  其实许七安有些“害怕”和慕南栀双修,不是对小欲的那种害怕,而是花神魅力太强,他害怕自己从此不愿下床。

  距离南疆回来,已经过了半旬。

  夜姬尖俏妩媚的脸蛋,布满疲惫,但双眼烨烨发光,神华内敛,她也在双修中得到巨大好处。

  “府上的丫鬟有些碎嘴,你闲着的时候,多管教管教。”

  夜姬翻了个白眼,嗔道:

  “你日夜折腾奴家,奴家哪来的精力管丫鬟。”

  许七安笑着在她臀上掐了一把,笑道:

  “接下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折腾你了,我去一趟京城。”

  洛玉衡昨夜玉符传信,三日后渡劫。

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