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

作者:卖报小郎君

这个世界,有儒;有道;有佛;有妖;有术士。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,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,三日后流放边陲.....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,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。 ...... 多年后,许七安回首前尘,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,以及累累白骨。 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是非成败转头空。 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:

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战越勇

设置字体大小:
  白帝浑身覆盖鳞甲,坚不可摧,这种得天独厚的神魔血脉不容小觑,许七安没有信心剥鳞片,但捅丁丁他还是很有把握的。

  首先是腹部没有鳞片,相对薄弱,而生殖器是生物最脆弱的部位,神魔想来也不能避免。

  许七安以“移星换斗”的法术,屏蔽了自身的气息,而白帝不是武夫体系,没有危机预感,当白帝察觉到许七安在自己胯下时,镇国剑已经爆发出黄澄澄的剑光,以摧枯拉朽之势,捅向白帝的生殖器。

  白帝巍然不动。

  这时,捅出镇国剑的许七安,看见白帝的腹部猛的一鼓,生殖器猛的一胀。

  武者的危机预感汹涌而来,许七安脑海里浮现一副画面——白帝一泡尿滋穿了他的脑瓜!

  作为天生能御水、控雷的神魔后裔,白帝随时随地,想尿就尿。

  不划算.........许七安衡量了这一剑捅出去的结果后,果断放弃,一个侧身翻滚,从白帝胯下滚了出来。

  下一刻,一道拳头粗的水柱从白帝胯下激射而出,水柱像是切豆腐一样,深深穿透地底,深度无法预测。

  可想而知,这泡尿要是滋在脸上,许七安的脑袋会当场炸裂。

  白帝身躯突然僵凝,一阵风吹来,身躯寸寸消散,这是一道残影。。

  它真身以不可思议的速度,袭击到许七安身前,魁梧的身躯人立而起,双爪狠狠拍击。

  好快的速度.........许七安刚从翻滚中起身,劲风裂面如刀割,他横剑于胸,左手托住剑身,强行招架!

  叮!

  利爪拍击在剑身上,大奉第一神剑的强度,承受住了白帝肉身的力量。

  但许七安没能守住,气机轰的一炸,他像是一辆加装了推进器的列车,猛的朝后滑了出去。

  许玲月给他缝制的牛皮靴,应声炸裂。

  不受控制的滑退过程中,许七安脑海里浮现一幅画面——白帝出现在他滑退的路径上,张开血盆大口,从身后咬掉了他的脑袋。

  许七安没有惊慌,松开镇国剑,双臂展开画了一个大圆,众生之力疯狂汇聚、加持于身,同时,他的身躯膨胀成两丈的筋肉巨人,撑裂了青衣。

  浮屠宝塔从头顶浮出,镇狱之力一荡,镇压周遭一切敌人。

  砰!

  他旋身,朝身后推出双掌,与扑咬而来的白帝撞个正着。

  一人一兽的撞击造成山崩般的可怕声势,方圆数百丈的地面,陡然下沉,无数尘土扬起,却又在下一刻被肆虐的气机吹散。

  许七安双臂瞬间炸碎,没有感觉疼痛,因为早已失去知觉。

  他像狂潮海啸里的扁舟,被抛飞出去,化劲的力量完全无法卸去这股巨力,这种无法自控的“震飞”是很致命的。

  对手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,贴身一套连招,把他打废打残。

  白帝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,浮屠宝塔的镇狱之力,只是让它出现轻微的凝滞,镇压是不可能的,就算是他法济菩萨亲临,也不可能镇压它。

  它化作一道风奔向抛飞的许七安。

  这样局面下,如果许七安是普通的二品武夫,他会死的很惨,几乎没有翻盘的希望。

  在相近领域的体系里,一品和二品是无法逾越的鸿沟。

  但许七安不是普通的二品武夫,他掌控着另一个体系——蛊术!

  许七安的身躯迅速“阴影化”,以阴影跳跃避开白帝的追杀。

  他保持着抛飞姿态,身影出现在地缝里,出现在巨石的阴影里,出现在树影里,在周边一个个事物的阴影里出现,继而又消失。

  连续不断的做着阴影跳跃,以此干扰、规避白帝的追杀。

  二十七道雷劫..........白帝扫了一眼洛玉衡,收回目光,蔚蓝的竖瞳里映出许七安忽闪忽现的身影,它深知蛊术的诡异,当即放弃追击,不做无用功。

  “噼啪!”

  白帝头顶的犄角,跳跃起电弧。

  噼啪噼啪.........越来越多的电弧在虚空中跳跃,布满整片空间,让此方天地化作雷电的领域。

  天劫让此处的雷电能量异常充盈,对于白帝来说可谓如虎添翼。

  当然,坏处就是伽罗树不敢再针对金莲道长。

  这位地宗的老道士数百年间,积累了庞大的功德之力,杀这样的人是要受天罚的,而此处劫云遍布,天罚的力度更大。

  伽罗树菩萨已经吃过一次亏了。

  滋滋滋........强力的电流遍布整片空间,化作电网,让阴影跳跃中的许七安出现凝滞、僵硬。

  抓住机会,白帝口中喷出漆黑水柱,贯穿了许七安的胸膛。

  哒哒哒!它旋即狂奔起来,一口叼住许七安的脖颈,咔擦,咬断他的脖颈,大口啃咬起来,转瞬间就把这个年轻人的上半身嚼烂咽下。

  “许七安!”

  雷劫之下的洛玉衡,突然发出凄厉的尖叫。

  轰!

  紧接着,水缸粗壮的雷柱将她吞没,逼的她不得不全力对抗。

  成了?

  远处的伽罗树听见洛玉衡的尖叫,收了收攻势,侧头看向白帝。

  这一看,他瞳孔微缩,喝道:

  “小心!”

  在白帝身后,是一个完好无损的许七安,他握住镇国剑,坍塌了所有气机,收敛了所有情绪,众生之力依附在黄铜剑上。

  他沉声开口:

  “第二愿,此剑势如破竹!”

  丹田位置,一抹淡淡的金光浮出,凝于镇国剑,为玉碎再添一份力。

  阿苏罗薅来的应供果位在他身上,借此交换太平刀。

  开战之前,大奉方的超凡有过一次聚首,对双方的战力做过细致的剖析,制定了许多套战术。

  细致到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法宝,什么时候施展什么法术,会对伽罗树和白帝造成怎样的伤害,会被他们如何防御.........那是一场堪称头脑风暴的推演。

  在这场“保卫战”里,最凶险的是许七安,他需要独自面对一位一品强者。

  他缺的不是输出手段,而是制敌之术(花里胡哨手段),所以,太平刀归阿苏罗,舍利子归许七安。

  刚才许七安是假的,应供果位制造出的分身,以假乱真的分身。

  应供果位能完美复制个体,只需要许七安在心里默念一句:

  第一愿,需要一个和我一样的帮手。

  除了真实战力差于本体,其他方面没有任何区别。

  刚才阴影跳跃中,许七安召唤出了这具假身,再以天蛊移星换斗的手段屏蔽自身气息,借助阴影跳跃,出现在白帝后方。

  白帝啃食假身时,许七安蓄力完毕!

  玉碎!

  黄澄澄的剑光一闪而逝。

  白帝蔚蓝的竖瞳里,映照出黄澄澄的剑光,它已经从伽罗树和许平峰那里得知许七安的详细情报。

  知道他的斩击无法躲避,无法靠法器格挡,只能凭借自身力量硬抗。

  白帝犄角开始凝聚水灵和雷电,左边的犄角染上漆黑之色,右边的犄角化作炽白。

  它前肢微微弯曲,身子随之低伏,短暂蓄力后,宛如羚羊冲撞,猛的朝前一顶。

  白帝化作一道白光,朝着许七安冲锋,它要破了对方的杀招,彻底灭绝对方的自信。

  让这个人族知道,一品和二品到底存在怎样的差距。

  叮!

  两根犄角间,爆起刺目的火星,暴起黄澄澄的剑光。

  剑光不是一斩而逝,而是狠狠顶在与犄角,白帝蔚蓝的双眼被剑光刺下,留下殷红的鲜血,脊背的鳞片张合,龙头微微颤抖,竭力角力。

  咔擦!

  剑光削断了犄角,自身力量也随之耗尽。

  白帝发出痛苦的咆哮,但同时,它也冲锋到了许七安面前,因为断裂而显得尖锐的断角,狠狠刺入许七安的胸膛。

  砰!

  许七安头骨炸裂,玉碎伤害返还。

  同时,白帝的犄角爆发出耀眼的雷电,将他吞没。

  这团电光是如此的耀眼,如此的盛大,似乎要一举将二品武夫的生机灭绝。

  雷电中,许七安发出了凄厉的咆哮。

  当是时,疯狂输出中的白帝,体表鳞片猛的炸开,一道道电流从体内流窜出来,在它雪白的身躯上炸出道道焦痕。

  玉碎!

  伤害的返还打断了白帝的输出,为许七安赢得一丝喘息之机,抓住机会,浮屠宝塔镇狱之力一荡,接续玉碎,维持控制。

  这还没完,塔顶浮现一尊身材肥胖,脸颊圆润,慈眉善目的金身法相,脑后璀璨光轮逆转。

  白帝智商因此降低,宛如野兽般浑浑噩噩。

  过程持续不到一秒,但配上玉碎和镇狱之力,成功为许七安争取来脱身的时间。

  他身躯化作阴影消融,在远处浮现。

  此时的许七安身躯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已经碳化,完全是一具焦黑的人形,他拄着剑,大口大口喘息,呼吸声宛如老旧的风箱。

  与一品神魔后裔交手,每一招都是致命伤,每一个失误,都是在生死边缘徘徊。

  这是许七安此生打过的,最凶险容错率最低的一战。

  镇国剑、浮屠宝塔、应供舍利、蛊术、众生之力.........再以他二品修为做根基,配合精细的操作,仍然不是白帝的对手。

  浮屠宝塔顶上,圆润的大智慧法相消散,药师法相浮出,洒下道道细碎金光,治疗伤势。

  “绝望吗?”

  白帝腹部微微鼓动,气息有些紊乱。

  它一边平复玉碎带来的伤势,一边说道:

  “区区二品武夫,能把我伤到这个程度,你足以自傲。

  “但又能怎样?金丹劫只过了一半,你便已伤成这样,更别说还有四象劫,整整十三日。不,不需要等到四象劫,我不会给你们喘息的机会。

  “金丹劫之后,人宗的女娃娃要么强行渡四象劫,要么助你迎敌。不管哪个选择,她都死路一条。”

  金丹劫结束,天劫会暂时消失,给渡劫者一旬的时间巩固修为,而后才是第二阶段的四象劫。

  但他们怎么可能给敌人喘息的机会?

  洛玉衡根本不会有一旬的时间来巩固修为,她只能被迫加入战斗,如果撑过十天没死,那么四象劫如约而至,那时,战斗中耗损了力量的她,如何渡四象劫?

  他们当然也可以选择逃走,不过,没有超凡牵制的白帝和伽罗树,以及许平峰,就能顺势踏平京城,拿下中原。

  呼!

  白帝突然张嘴,吐出一团漆黑水球,轰向洛玉衡。

  这逼的许七安不得不停止疗伤,以身为盾,挡在洛玉衡面前。

  嘭........他胸口被水球射穿,溅散出红中带黑的内战。

  白帝嘴巴像是机关枪,不停的发射出漆黑水球,带着一阵阵尖锐的破空声。

  许七安或用镇国剑劈砍,或以身为盾,在猛烈的攻势下,一点点的千穿百孔,一点点的支离破碎。

  咻!

  飞剑掠过许七安的头顶,射向白帝,但被他用力嗑开。

  “臭娘们,你想死吗!”

  许七安怒道:“好好渡你的劫,前头的危险,老子替你抗着。”

  “许七安!”洛玉衡咬牙切齿。

  许七安一剑斩灭射来的水球,咽下涌动喉咙的血水,笑道:

  “你不是不喜欢我吗?

  “双修只是为了交易,晋升陆地神仙的交易。你苦熬二十年,好不容易要功德圆满,就不要为我一个工具人感情用事了。

  “对了,几道雷了?”

  洛玉衡哽咽道:

  “五十六了。”

  这个时候,白帝抚平了玉碎带来的伤,但犄角暂时没能自愈,因为镇国剑的特性在持续磨灭伤口的生机,阻止断角重生。

  白帝的身躯出现凝滞,宛如静止的画。

  同一时刻,许七安的危机预感开始预警,每一个细胞,每一条神经都在催促他赶紧逃命。

  白帝的身躯在风中消散,本体突破了音速,快的仿佛瞬移,出现在许七安面前。

  血盆大口凶狠咬下。

  这一瞬间,让分出一部分心神关注这边的伽罗树、阿苏罗、赵守和金莲同时停了下来,表情各不相同的望来。

  让洛玉衡闪过一丝玉石俱焚的果决。

  生死边缘的许七安,却突然平静了,所有的绝望诡异得沉淀,化作新生的动力。

  沉眠在体内的花神灵蕴部分被唤醒,春潮般涌入四肢百骸。

  咔擦........碳化的皮肤裂开,露出嫩红的,新生的肌肤。

  众生之力蜂拥而至,加持于身,力蛊狂暴,肌肉膨胀间体格暴涨,化身三米高的巨人。

  脑后火环炸开,金刚神血在血管里咆哮。

  接着,这些力量尽数沉寂,朝体内坍塌。

  许七安身躯后仰,右臂后扬,短暂蓄力后,在白帝咬来的刹那,狠狠打出拳头。

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战越勇 的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