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

作者:卖报小郎君

这个世界,有儒;有道;有佛;有妖;有术士。 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,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,三日后流放边陲..... 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,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。 ...... 多年后,许七安回首前尘,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,以及累累白骨。 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是非成败转头空。 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大奉打更人书迷朋友来分享:

大奉打更人 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战

设置字体大小:
  满殿诸公、勋贵、皇室宗亲,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追逐那道青衣。

  魏渊..........他回来了。

  熟悉的青衣,熟悉的容貌,熟悉的气质,熟悉的.......斑白的鬓角。

  殿内殿外,在这一瞬间,出奇的安静。

  大音希声,震惊过头之后,就是沉默。

  “魏渊,拜见陛下!”

  魏渊走到御座前,拱手作揖。

  怀庆目光扫过群臣,嘴角一挑:

  “众卿为何不说话?”

  直到这个时候,殿内依旧寂静,无人应答女帝的话,他们死死盯着魏渊,有的人瞪大眼睛,试图找出这是一个假货的证据;有的人眼眶微红,热泪已然酝酿;有的人是欣喜若狂,激动的浑身发抖。。

  “魏,魏公?”

  现魏党魁首刘洪,双目通红,颤巍巍的上前,仔细审视,哽咽道:

  “您,不是战死在靖山城了吗。”

  他问出了殿内群臣的疑惑,对于眼前出现的大青衣,诸公心里持怀疑态度。

  魏渊死在靖山城已有小半载,外人只知魏渊为国捐躯,而他们知道更多的细节,当时死的时候,肉身可以没有带回来的。

  身体都没了,这还怎么复生?

  魏渊温和笑道:

  “死而复生罢了,没什么好奇怪。”

  死而复生,罢了?

  女帝补充道:

  “魏公捐躯后,许七安一直在想办法复活魏公,为他重塑肉身,炼制法器召唤魂魄。春祭日时,朕亲自召回了魏渊的魂魄。”

  诸公这才明白过来当日春祭时,女帝没有到场。

  原以为她是心情不佳,无心春祭,没想到暗中复活了魏渊?

  是许七安替他重塑肉身,召回魂魄的...........文武群臣恍然大悟,心里的疑虑顿时消散不少。

  并非他们信不过女帝,好吧,就是信不过。

  即使女帝才华横溢,但她终归是个凡人,她说自己复活了魏渊,诸公打心眼里不信。

  但如果是许七安的话,诸公就愿意信。因为许七安是二品,当世顶尖人物。

  “原来,许银锣早就有对策了。”

  “他一直在暗中努力复活魏渊,谋划许久了啊。”

  “早知道,我等也不用日日担忧。”

  诸公心情复杂的议论,心里大定。

 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,许七安已经做了这么多的事,那小子有时让人恨得牙痒痒,可还是那句话,当与他站在一个阵营时,却又莫名的心安。

  见群臣又开始议论,魏党的骨干们满脸激动,语无伦次,女帝看了一眼掌印太监。

  啪!

  中年太监甩动手腕,鞭子抽在光亮可鉴的地面。

  群臣安静下来。

  女帝声音清冷威严:

  “叙旧之事,留到散朝再说。

  “退守京城是魏公的意思,众爱卿意下如何?”

  同样的问题,第二遍问出口,诸公却不说话了。

  他们面面相觑,然后看一眼女帝,又看一眼魏渊,好一会儿,刘洪、张行英等魏党成员高呼道:

  “一切听从陛下决断。”

  接着是钱青书等王党成员,纷纷表示听从女帝决断,退守京城,与云州军决一胜负。

  他们不是顺应大势的屈从,而是真心觉得有希望,纵使以前与魏渊是政敌的王党,见到魏渊出现的刹那,就像昏暗的天空里劈入一束曙光。

  从初出茅庐的北境之战,到震撼古今的山海关战役,再到秋收时,十万大军推平巫神教总坛靖山城,大奉军神就没败过。

  .........怀庆抿了抿嘴唇,心情有些复杂的说道:

  “有劳众爱卿协同魏公,共守京城。

  “退朝!”

  ............

  “驾!”

  豪华马车疾驰在皇城宽城的街道,车轮滚滚,驾车的车夫仍不停的抽动马鞭,并非他焦急,而是车厢里的首辅大人不停催促。

  车夫心里涌起不祥的预感,怀疑老首辅王贞文时日无多,钱首辅急着去见最后一面。

  很快,马车在王府外停靠,钱青书没给扈从搀扶的机会,稳健的跃下马车,快步走入王府。

  一路穿过外院、曲折回廊,来到王贞文的卧房外,王府管家一路陪同,道:

  “钱首辅,钱首辅........容小人去禀告老爷。”

  钱青书不理,径直来到卧房外,这才看向管家,示意他去敲门。

  管家愁眉苦脸的照做,小声道:

  “老爷,钱首辅来了。”

  他不敢喊的太大声,怕惊扰王贞文休息。

  没多久,一名小婢女打开卧房的门,低声道:

  “老爷请你们进去。”

  钱青书迈过门槛,进入卧房,看见王贞文脸色灰败的坐靠在床榻,正侧头望来。

  “看你的脸色,似乎遇到了大事。”

  王贞文吐出一口浊气,沉声道:“是不是雍州失守了。”

  浔州失守后,王贞文就经常失眠、惊醒,精神愈发疲惫,以他的经验和眼界,知道雍州失守是迟早的事。

 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。

  雍州失守后,云州军可就兵临京城了。

  钱青书沉默措辞片刻,道:

  “雍州确实没了,但这是陛下下令的,说要退守京城,与云州军决一死战。”

  王贞文愁容满面:

  “这是一步险棋,我理解陛下的意思,在京城打,肯定要比在雍州打更好。不管是军队、城墙、器械和物资,京城储备都非常丰富。能打一场持久战。

  “只是她忽略了人性啊,大军兵临京城,势必造成百姓和官员恐慌,人心一旦散了,便没法打了。”

  “王兄看的透彻!”钱青书喟叹道:

  “今日听闻陛下主动放弃雍州,退守京城时,我亦有种如临末日的恐慌。不过.........魏渊回来了。”

  这句话说完,他看见王首辅表情猛的一滞,像是凝固的画卷。

  好一会儿,这位老人拧动脖子,枯败的脸庞转过来,死死盯着钱青书,一字一句道:

  “你说什么.......”

  钱青书正色道:

  “魏渊复活了,许七安为他重塑了肉身,春祭日时,陛下亲手召回他的魂魄,今日在朝堂上,我反复观察他,确实是魏渊,容貌可变,但那份气度、眼神和谈吐,却是模仿不来的。

  “而且勋贵中,不乏高手,若是易容,早就看出来了。陛下说,退守京城是魏渊的决定。”

  王贞文听完,愣愣许久,道:

  “文武百官是什么反应?”

  钱青书回答:

  “如今正积极参与布防,各司其职,散朝时,我仔细看过,虽说脸色依旧不太好看,倒也无人悲观。唉,这领兵打仗的事,只要有魏渊在,就是让人觉得心安。

  “他回来的正是时候,京城人心可定.........”

  说着说着,他突然发现王贞文歪着脑袋,闭着眼,很久没有动弹。

  钱青书心里陡然一凛,嘴皮子颤抖的喊了一声:

  “王兄?”

  他伸出颤抖的手,眼神悲恸,小心翼翼的试探鼻息。

  下一刻,钱青书如释重负,神色一松。

  只是睡着了。

  边上的婢女小声道:

  “老爷近日睡不踏实,即使睡着了,也常常惊醒,一个人睁着眼发呆。”

  钱青书缓缓点头,轻声道:

  “好生照顾着,别惊扰到他。”

  离开前,他在房门口驻足,回望王贞文安详的睡容。

  你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

  ............

  北境!

  一道白衣身影,于清光升腾间,不断闪烁,每一次闪烁的距离是三里。

  这具白衣身影的容貌与许平峰一模一样,是他炼制的分身,其本质是一具傀儡,由精铁打造而成,刻画二十八座阵法,战力大概等同初入四品的高手。

  许平峰分出一缕神念,寄宿在傀儡上,把它当做分身。

  这种分身,他最多只能同时操纵两具,一具留在潜龙城,一具随身携带。

  再多的话,就容易分散心神,平时倒是无所谓,但他还得应付寇阳州这位二品武夫,所以不可能分出太多神念。

  北境的战事牵扯整个战局,白帝和伽罗树迟迟没有打赢,这让许平峰嗅到了一丝不妙。

  他必须亲眼看看是怎么回事。

  穿过广袤的无人区,极目远眺,荒凉的平原尽头出现黑压压的云层,以及遮天蔽日的沙尘暴。

  许平峰从远处的云层里,察觉到了天劫的气息。

  洛玉衡的雷劫果然没有结束,看这股气息,应该是土雷劫..........许平峰降低了传送速度,谨慎的靠近。

  毕竟这具傀儡只是初入四品,天劫的一缕气息,超凡战的一抹余波,就能让他灰飞烟灭。

  “轰!”

  当靠近劫云三里处,一道可怕得冲击波狂潮般掀起。

  许平峰当即撑起防御阵法,于身前凝成六边形屏障。

  砰!

  防御阵法只维持了三秒,就被狂暴的冲击波撕裂,傀儡身躯当场震飞,胸口深深凹陷。

  换成四品术士,这样的伤足以丧失战斗力。

  但傀儡不会死,不知疼痛,许平峰贴着地面,传送了两次,终于来到劫云的边缘。

  同时,他也看见了两处战场,看见了白帝许七安,看见了伽罗树、阿苏罗和金莲赵守。

  其他人直接略过,许七安的模样,让许平峰一阵茫然。

  ..........

  PS:继续码下一章,下一章字数会多一点,这场战争重要收尾了,我在考虑以怎样的节奏展开。

  对了,那些卖番外的都是骗子,别上当,别上当,别上当!重要的事说三遍。

  :。:

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战 的精彩评论